‌·

对号入座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11日        版次:AA21    作者:阿布

    书影游踪

    ●阿布

    因为春节没回家过年,这个国庆假期决定经武汉回老家看望父母,无奈“十一”当天从广州到武汉的火车,无论高铁还是普通列车,车票全部售罄,只好改变路线:先从广州到杭州,再经南京,各自逗留一天后再去武汉。

    在这几个城市穿梭游走,免不了要先买好确定了座位号的车票。10月4日,当我在南京南站坐上开往汉口火车站的动车,走到我的车票所在车厢时,却发现本属于我的靠窗座位,已经有一名年轻女子坐下了,见我拿着票望向她,她旁边的男子开口了:“不好意思,能不能跟你换一下座位呢?”他边说边指着走道另一边的同排一个空位,示意我坐在这个本属于他的座位,显然,这是一对情侣,他俩想坐在一起,我答应了。

    和这位客气的男士相比,另一次也是在动车上遇到的一位女士的态度就不敢恭维了,当时她也占了我原本的座位,但并没有表示抱歉,反而扬了扬眉毛和车票,以一种近乎命令的语气对我说:你去坐我那节车厢的座位吧,我带着大提箱不好走过去。但是,去她车票上的座位要穿过10多节车厢,她又并非老弱病残孕,上车时自己怎么不看准车厢呢?而最令我不爽的是她连个“请”字都不肯说,在我“还是对号入座吧”的坚持下,她很不情愿地起身走开了。

    和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去年12月4日我在台北车站正要为悠游卡在机器上充值,一个女生突然走到我面前,“Excusem e?”我被突如其来的英语问候吓了一跳,原来她是想买一张悠游卡,只是不知道怎么操作,一问方知她是韩国人,于是我把她领到人工窗口买了卡,她感激地说“?????”后又用不那么流利的汉语低头向我说了句“谢谢”。

    对号入座是当今乘火车的基本规则,对于我来说,这一规则遇到的不止上述两次挑战。去年11月2日,在去深圳的和谐号二等座车厢里,有个男生见我来到他跟前,站了起来,说想让我去他的一等车厢座位坐,因为我的座位旁边是他刚搭讪认识的一个女生。我表示希望换票,但他不同意,我也就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他又向周围的人提议换座也被拒绝,只好对女生说:“那我们微信上聊吧”,然后依依不舍地走了。真为他的智商着急:如果搭讪聊天是第一要务的话,换票对他并无损失,但我可不想拿着二等座位票去一等车厢被检票员发现后补票,就像去年5月18日我在韩国首尔开往光州的K T X高铁上,发现付款给朋友在网上帮我预订的车票座位已经被人坐了,想到K T X进站也不检票,我就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不一会乘务员问我怎么回事,我向她出示手机里存的电子票据,但屋漏偏逢连夜雨,她在电子仪器上输入这张票的号码,发现票已经被退掉了!我打电话让韩语流利的朋友与乘务员沟通,但结论仍然没变。依据韩国铁路条例,我被要求现场补票并课以票价50%的罚款,虽然刷卡付了款,但我非常不安,因为担心接下来的行程的几张票也会遇上这种倒霉事,所幸并未发生!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