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电力公司的马拉松赛跑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AA21    作者:尼佬

    向墨脱古道最高点多雄拉山口前进。

    驴族

    ●尼佬

    “你的门巴老婆呢?”,我们开玩笑问曾眼镜。

    他瞪回我们:“谁说的,从来没有过”,又嘻嘻哈哈去炒菜,大灶上烈火烹油,老腊肉和青菜遇到辣油的香气传来,让走了8小时森林之路的我们饥肠辘辘。

    这是墨脱古道的第二站,汗密。在经历了第一站拉格简陋饭菜和白水面条早餐的虐待后,曾眼镜的七菜一汤让我们仿佛来到天堂,而且住宿加有馒头稀饭配咸菜的早餐,还是执行着原来的价格,每人100元。

    “为啥拉格那破地方竟然好意思收200?”我问。眼镜笑:“他们觉得没几年好做了呗,能挣一些是一些。”原来是为电站而修的隧道公路已经在24小时施工,一旦从北边的派镇穿过隧道抵达墨脱腹地,走这条需要翻越4200米雪山垭口的所谓“中国第一徒步路线”,大概将会落得人员稀少、难以为继的境地罢。

    “那你呢?你怎么不涨?”我问眼镜。他淡淡一笑:“没必要,能做多久是多久呗”。“那是要搬去国家和人民更需要你的地方咯?”我开玩笑。“不做了,做完我就退隐江湖了”,眼镜大手一挥说道。

    他是在墨脱还没有通公路,旅行徒步也没有兴起的时候就来到墨脱的那帮四川人之一。真的就是那些拉着马,自己也背着货走在雪山和雨林间的内地背夫之一,在旅行兴起以后,那些曾经是给马帮歇脚的棚子,被这些有心人盖成更好一点的客栈,在没有手机信号的深山老林里,接待一批又一批疲惫不堪或是活蹦乱跳的来徒步的城里人。

    我们从拉格走到汗密的28公里,一路都是如云似雾的密林,雨季过后的初秋,正是最好的颜色季。墨绿的古树上,红色的树影打在脚上,那是三日徒步中最愉悦的一天,没有第一天雪路垭口上的灼热阳光,也没有第三天亚热带雨林可怕的蚂蝗。

    三天之内从雪地走到热带丛林,这大概就是墨脱徒步的魅力所在。只是我们已经看到24小时运转的穿山隧道工程,梯级电站所需要的炸药库也已经在路两边盖好,有专人把守。尽管整个墨脱都属于中国原始森林覆盖率最好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保护区南麓,森林似乎也得给电站让路。

    就是这样,在中国的荒野旅行,仿佛就是一场与电力公司的跑步竞争。同行的小杨更是有感触,他原本是温暖的金沙江边人,为了水电工程,举家搬到寒冷的丽江城内。在云南,最后的没有大坝的河流怒江,被压了几次的水电开发仍在伺机而动。滇藏界以北几十里的西藏松塔电站预可研报告已获得西藏自治区和水利部门通过,这意味着怒江峡谷最壮丽的凿于石壁的茶马古道将永沉江底。趁早到这些最后的自然大地吧,你会见到命运未卜可能消失的村庄,拍到江边古道最后一次绽放的桃花,不妨录一下峡谷两旁教堂的唱诗,也许多年以后,这些悠扬的和声将成为来自水底的幽灵,成为永难重现的旅行记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