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大变局下的中国经济转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AA20    作者:向松祚 陈建利 邹卫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

    南都记者 邹卫 摄

    整理:南都评论记者 陈建利

    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日益背离,发达国家制造业逐渐“空心化”,全球制造中心决定性地转移到新兴市场国家。面对如此全球经济大变局,我们应如何看待今日的中国经济转型?如何展望未来的中国经济?中国经济又有哪些新机遇?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又应该如何迎难而上?

    单纯谈论增长“速度”

    已无意义

    最近刚刚公布了三季度GDP的数据,所有媒体都在用一个词:破7。听起来不太好听,中国人不太喜欢用“破”这个字。我个人的看法是现在不要再谈论经济增长速度,速度问题已经解决了。什么意思呢?因为围绕速度花了我们太多的精力、分散了太多的注意力。速度有这么重要吗?中国应该将注意力转向经济深层次的问题。我今天从四个方面跟各位分享一下我的看法。对经济,每一个人的看法都不同,这跟物理学不同,物理学家互相也有学派,但是物理学家的分歧没有经济学家这么大,为什么?这是一个哲学问题,各位可以思考。

    人民银行又宣布双降,降息降准,力度相当大。货币政策采取行动、双降是必要的,但是如果认识到中国经济放缓的深层次原因,就明白这些政策解决不了问题。我跟很多企业家、投资者说,你们不要天天指望央行降息降准就可以解决问题,解决不了的。

    首先要说的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必然的趋势,不是周期性调整,没有所谓的V形调整或反弹。现在很多经济学家、很多官员都在说什么时候触底反弹,V形或者W形,都是用股票语言来谈经济,这是不懂啊。刚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迪顿说,研究全世界的经济就会发现,虽然中国经济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三十年快速增长在人类历史上没有。虽然可能有很多水分,经济增长质量不是很好,但是即使如此,维持这么高的增速在历史上也是没有见过的。总量、规模越来越大,增速怎么可能还一直往上走呢?为什么大家还在争论来争论去,说明我们很浅薄啊。

    趋势很明显,增速放缓不是一年两年,早就已经开始了。从2008、2009、2010、2011年就开始在放缓,当然我们现在放缓的速度、幅度确实令人担忧。工业增加值已经下降到只有6%了,而且我判断四季度到明年,工业增加值的增幅会跌破5%。中国工业的PPI,也就是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是45个月连续下降,很多工业企业制造的产品卖不出去。工业可以说是全方位的通货紧缩。

    发电量从去年基本上就是负增长了,反映的是经济活动,特别是投资确实是在持续减缓。第一、第二产业的用电量基本都是下降的,第三产业略好一些,有所增长,但是第一、第二产业是我们过去拉动经济增长的主体。

    再来看消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不是短期调整、不是周期性的调整,而是趋势性、长期的调整,我们要适应它。消费现在的增速只有10.9%,以前我们做过一个测算,中国经济增速每年维持7%,消费增速要维持在13%-15%比较合适,现在已经下降到只有10.9%。

    投资的下滑更加令人吃惊,为什么今年7%的目标难以实现?过去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关键性力量,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现在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经是12年来的最低水平,今年1-8月份已经下降到只有10 .9%,房地产业、制造业下降最为明显。

    进出口增速持续下降,出口下降比投资下降还要大。今年我们所有的出口都是负增长,前9个月进出口总值下降7.9%,出口下降1.8%,进口下降15 .1%,一般贸易进出口下降7.1%。

    对外需疲软中国无能为力

    原因在哪里呢?中短期的压力和困难,我的判断有四个。首先国外需求疲弱,我们基本无能为力,国外需求疲弱还希望我们买他们的东西呢。这次习主席到美国访问,买了波音300架飞机,到英国访问也买了英国很多东西。全球经济普遍都很疲弱,美国现在增长2%多一些,3%到不了,所以美联储9月份选择不加息,12月份我个人可以肯定地说不会加息,明年一季度会不会加息难说了。欧洲搞量化宽松搞得一塌糊涂,现在经济略有反弹,反弹幅度不大。巴西负增长接近5%,俄罗斯负增长超过5%,印度说今年可以增长7.5%,全世界NO.1,但是刚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迪顿说他观察印度经济这么多年,水分太大,根本不可信,说有6%就不错了,引起印度媒体轩然大波。但是不管是7.5%还是6%,一个新兴市场国家也撑不起整个全球经济。我问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克先生会不会担心金融危机,他说什么担心,现在已经是金融危机了。他说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处于混乱状态,阿根廷、巴西、俄罗斯、欧洲,日本也不怎么样。

    为什么全世界的经济都这样?今天没有时间跟大家展开来说。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前整个人类经济的模式就走在一个错误的道路上,或者至少部分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这么多年各国政府都期望靠货币扩张、信贷扩张,玩汇率、玩货币、玩信贷,希望靠这些玩意儿来解决经济增长的问题,最终发现是一场空。全球很多国家走到了一个很麻烦的状况里了,不愿意做真正应做的事。全世界都需要改革,不仅是中国需要改革,但是改革多难啊,欧洲改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改成。希腊对外借款3270亿欧元,你可以想象一下,相当于这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差不多2倍了。希腊G D P最高时也不到2000亿欧元,但是借债3000多亿欧元,靠借钱维持生活,能行吗?要它改革、减工资减福利,都没有人愿意,全部上街游行。

    回到中国,经济一放缓,真正应干的事,国有企业改革不改,简政放权不放,市场活力要激发不搞,都希望“央妈”出手,扩张货币、扩张信贷。现在中国也有与欧美同样的倾向,从政府官员到企业家都有这样的倾向,叫“货币万能主义”,什么事出来了就搞货币扩张。

    中长期的压力和困难会更大

    这些问题靠简单的政策解决不了。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压力和困难更大。中长期的压力和困难,核心是三大问题:贫富分化、环境恶化、制度僵化。如果从今天开始不真正下最大的决心来解决这三大问题,中国的形势绝不乐观。中国的贫富分化到了什么程度?官方公布的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0.47,这是什么概念?美国的贫富差距在西方发达国家里公认是最大的,也只有0.42。OECD(经合组织)国家平均基尼系数是0 .32。德国、荷兰、挪威、瑞典、丹麦等北欧国家都不到0 .3。所以别的国家可以很自豪地说,他们才是“社会主义国家”。现在收入差距、贫富分化,已经成为中国重要的社会问题。民间有的统计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0.53,甚至有的说基尼系数达到了0 .6以上。

    第二大问题就是环境恶化。这个问题可能比贫富分化还要严峻,所以一开始我就说大家不要纠缠速度,想想真正的问题吧,现在有人把中国的环境恶化概括为三个“80%”。第一个“80%”是中国国土面积的80%没有一级水了,一级水就是不用任何处理就可以喝的,对人体非常健康的自然水。广东可能边远山区还有。第二个“80%”,中国农田的80%严重重金属污染和化学污染。第三个“80%”,现在中国人口的80%患有各种因为环境污染而引发的疾病。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中国去年癌症死亡人数223万人,占到世界癌症死亡人数的1/4。癌症死亡只是一个方面,更多人是为环境污染引发的疾病支付昂贵的治疗费,仅这一条就会极大地制约中国经济增长。

    第三个问题是制度僵化。现在一些官员是在台上拼命谈改革,跟中央保持一致,台下回到办公室就想怎么收钱。这些既得利益集团的问题不解决,改革很难深化。当然,中长期来看,还面临失业恶化和增长弱化的问题,今天就不展开了。

    谈到经济转型,核心也是怎么从这三个问题出发,不解决这三个问题,天天在那儿说依靠货币政策、天天谈增速,有用吗?基于这些判断,我对中国经济长期趋势有这样几个结论分享给大家。

    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

    我认为经济增速将持续、长期放缓。未来五年内下降到6.5%,十年内下降到5%- 6%,这是客观规律所决定的,是历史趋势所决定的,是经济内在的成本结构所决定的。以前在这跟大家分享过,我说整个人类的经济增长从长期趋势来看,跟货币政策是没有关系的,所以搞货币扩张,扩张来扩张去最终会发现是没有用的。

    第二、三大类投资增速必然持续放缓。制造业投资肯定回到个位数,部分产业负增长。房地产投资肯定回到个位数甚至负增长。基础设施有望继续维持两位数增长,但增速必然持续放缓。这就要看我们下不下决心了,基础设施建设,大城市中心城市基本上是完成了,但是广大农村呢?三中全会中央提出以工扶农,建立新型城乡关系,能不能下决心将财政开支坚决转向为广大农民、为广大“三农”服务?如果真正做到这一点,基础设施还有望继续维持两位数增长,否则也不可能。

    第三,消费很难维持两位数增长,今年将放缓到个位数。原因很简单,一是基本消费大体满足,二是消费结构转型和升级需要时间,三是普通老百姓收入水平依然偏低,四是收入差距和贫富分化逐渐扩大。

    第四,出口也很难维持增长了,今年6%增长目标很难实现,一个是基数已经很大,中国进出口总量占世界总量12%,已经是世界上超过40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二是传统比较优势基本丧失。三是建立新的比较优势需要时间。四是全球汇率动荡导致人民币实际汇率大幅升值。

    那么未来经济主要增长点是哪些呢?我们要深入研究新工业革命,首先就是新工业革命或第三次工业革命,未来的新增长点是有的,这就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关键就是我们怎么做。新工业革命的新增长点有很多,美国提出要“再工业化”、德国提出“工业4.0”、中国提出“中国制造业2025”,都是看到新工业革命的未来趋势。新工业革命将持续至少50年,未来的朝阳产业主要来自新工业革命。二是传统制造业的重组整合、兼并收购、价值发现、品牌提升、服务转型、全球布局等。三是教育、医疗、文化、旅游肯定是新的增长点。四是环境治理,包括水污染、土地污染、空气污染、工业污染治理等,将成为重要支柱产业。五是风险投资(创业投资)、私募股权、产业基金、创新工业园将成为推动新增长点的主要金融方式,直接融资将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同时,产业重组、财富重组、资本重组、资产重组、人力资本重组将成为常态。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