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夜草疏图卷》背后的故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AA19    作者:智效民

    月旦人物

    ●智效民 知名学者

    今年6月上旬,章士钊撰写的《杨翼之秋夜草疏图卷书后》在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会上拍卖成功。从网上发布的消息得知,这件只有九页信笺的拍品估价3万至5万,成交价竟然高达17 .25万元。

    杨翼之大名杨廷栋,翼之是字。此人早年在南洋公学求学,后被保送到日本留学。在这期间与杨绛的父亲杨荫杭一直是同学。后来南洋公学因急需翻译,二人与另一位同学雷奋一道回国,被派往张元济主持的南洋公学译书院。随后,他们翻译出版了许多西方政治、经济和法律方面的著作。

    据章士钊说,《秋夜草疏图卷》与立宪派在辛亥革命前夕的最后一次努力有关。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武昌起义的前三天,也就是1911年10月7日(农历八月二十五日),由张謇、杨廷栋和雷奋三人为江苏巡抚程德全起草了一份奏稿,其中有解散皇亲内阁、皇帝下诏罪己和提前宣布宪法等内容。因此章氏认为,该奏稿不仅反映了“立宪志士之苦心孤诣”,还是可以“传之不朽者也”的革命文件。

    对于这件事情,杨廷栋在1915年回忆说:当天夜里,奏稿完成时已是三更时分,第二天凌晨将奏稿送给江苏巡抚程德全以后,程立即通电各省的将军督抚,希望能够联名上奏朝廷。杨廷栋自己也通过私人关系,电请东三省总督赵尔巽领衔上奏。两天以后,热河都统溥颋、山东巡抚孙宝琦均同意联名上奏,铁路大臣端方和两广总督张鸣岐则认为时机不成熟拒绝签名,四川总督岑春煊虽然表示赞成,但不愿意列名其中,其他督抚则没有回应。

    当时全国形势日趋紧张,有些省份已经独立,程德全认为再拖下去有害无益,于是当机立断,决定请热河都统溥颋领衔,将上述奏疏发了出去。据说后来溥颋有些反悔,但已经无法挽回。

    由于该奏疏大大超越了君臣之间的规矩,所以这完全是地方督抚在大清王朝寿终正寝之前的一次雪上加霜的签名活动。江苏巡抚程德全在武昌起义后,能够立刻宣布独立,成为第一个反对清朝政府的封疆大吏,与张謇和杨廷栋等人的活动有很大关系。

    辛亥革命以后,杨廷栋曾经担任《时报》编辑,与陈冷、包天笑等人以精辟的时评和精彩的文字蜚声一时。为了纪念上述签名活动,他在1915年制作了《秋夜草疏图卷》,先后在其中题诗作跋的有张謇、程德全、应德闳、沈信卿、梁启超、张一麐、陈陶遗、孙慕韩、伍辉裕、单束笙、夏敬观、陈葆初、徐果人、叶恭绰、刘厚生等人。这也成了大清王朝灭亡的一个纪念。

    对于清王朝的灭亡,刘厚生在《杨君翼之家传》中有中肯的评论。大意是:辛亥革命虽然爆发于武汉,但假如没有上海、苏州的相继独立,清政权的消灭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也就是说,连爱好和平的立宪派对清廷都失望了,无异于宣告了清廷的死刑。

    “五四”运动前后,杨廷栋离开报界投身于实业。1922年,他与张一麐的弟弟张一鹏(字云博)在无锡与常州之间创建了利民纺织厂、震华制造电气机械总厂和一系列近代企业,为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1945年,他与章士钊在重庆相遇,章觉得他“英气犹照眉宇而矜躁尽矣!”

    杨廷栋去世以后,《秋夜草疏图卷》由其继室徐夫人收藏。1970年,寓居美国的徐夫人请薛光前将这份革命文物带到台湾,捐赠给“台湾历史博物馆”永久收藏。

    第二年,台湾江苏文献社影印出版了《秋夜草疏图卷》,顾祝同为影印本题签,陈光甫、丁治磐、薛光前为之撰序。薛光前在序言中介绍说:《秋夜草疏图卷》不仅涉及到“乞罢亲贵,改组内阁,宣誓太庙,提前立宪”等重大改革内容,还有张謇“先生及其弟子雷奋、杨廷栋草疏之真迹暨程张二公及张一麐先生致袁世凯亲笔手书,尤富史值”。此外,杨廷栋的儿子杨之游也在影印本序言中说:“卷中所附当日名公巨卿之手笔以及书画诗词,尤具文采及艺术价值”。

    为了进一步了解杨廷栋的经历,我上网进行搜索,看到中山大学历史系孙宏云教授的一篇文章。孙先生认为,在清末民初的动荡年代,活跃于政学两界的杨廷栋对推动近代中国的宪政建设和译介西方的政治学术,都做出了一定贡献。我不仅赞同这一观点,还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这些为民主宪政做出贡献的历史人物。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