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莹:中国正有意识地参与到国际体系的重塑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AA10    作者:陈磊

    傅莹出席“世界秩序与中国的角色———2015京城国际论坛”并发表讲话。南都记者 陈磊 摄

    基辛格在“2015京城国际论坛”发表演讲。

    南都讯 记者陈磊 发自北京 10月31日,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邀副理事长傅莹出席由中信出版集团、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世界秩序与中国的角色———2015京城国际论坛”并发表讲话。她表示,中国正有意识地参与到国际体系的重塑中来,并力图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

    中国如何参与全球治理是挑战也是机遇

    傅莹说,基辛格博士的《世界秩序》这本书在中国受到推崇,首先是出于中国人对基辛格博士渊博学识和外交实践经验的景仰。同时,对中国来讲,这本书的出版可谓恰逢其时。经历了30多年快速发展的中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外部环境变化。

    例如:首先,世界再次站在历史性重大变革的新关口,既发生在传统领域、也发生在非传统领域,既有全球性的、也有地区性和国家内部的,既在实体层面上发生、也在精神层面上产生。人们需要很好地认识这些变化从何而来,我们要向何处去?

    其次,在中国,许多人已经认识到,自己的国家成为世界之变的最主要动因之一,对国际事务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中国正有意识地参与到国际体系的重塑中来,并力图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

    再者,中国公众有日益浓厚的兴趣去学习,建立广阔的国际视野。当奥巴马总统说到“如果我们不去制定规则,中国人就会去制定”时,这句话反而刺激了中国人去探索,去了解这些“规则”到底是什么?它们对中国有什么影响?中国又当如何应对?

    傅莹说,对当今中国来讲,如何参与全球治理是挑战,也是机遇。本月中旬,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围绕全球治理的集体学习后指出,全球治理体制变革正处在历史转折点上,推进全球治理体制变革是大势所趋,他特别提醒国人,“不仅要看到我国发展对世界的要求,也要看到国际社会对我国的期待”。

    中国将在未来世界秩序中扮演什么角色

    傅莹说,现存的、美国声称领导的“世界秩序”之所以存在,不是无缘无故的,也不是没有取得过重要成就。但它目前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同时,中国的问题是:中国在现存世界秩序中的位置是什么?未来应是什么?中国当然在很多方面都是现存秩序的组成部分,比如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

    中国也是改革的推动者和新机制的参与者,比如G 20和气候变化。中国也在积极创建国际体系新的延伸,比如倡议一带一路和亚投行。但是,在所谓的“世界秩序”中,在某些方面是对中国采取排斥态度的,在有的方面甚至隐隐地把中国视为潜在假想敌,比如作为其安全支柱的军事同盟体系。对于这些问题如何处置是我们探讨未来秩序时必须思考和面对的。

    傅莹说,基辛格博士在《世界秩序》一书中涉及中美关系的阐述是中国读者最感兴趣的部分。比如说,这本书中写道:“美国和中国都是世界秩序不可或缺的支柱”。基辛格博士也善意提醒中国:“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在现代探寻新的世界秩序的努力中如何定位自己。”

    傅莹也认为,中国确实需要思考,并且需要尽快地想明白,我们希望的未来世界秩序应该是怎样的?它与现存的世界秩序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需要告诉世界,中国将在未来世界秩序的塑造中扮演什么角色?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

    最后,傅莹引用孟子名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表示,还不能说中国目前已经完全实现了“达”,但是,当世界进入对全球秩序的新的思考之际,中国人是时候,本着共赢、包容以及和平的精神,加强与世界的互动,携手共同努力。她还提到,也许用“全球秩序”这个词可以更好地反映现代国际社会对新的秩序的需求。

    相关新闻

    93岁基辛格演讲

    披露首次与周恩来交流细节

    昨天论坛上,美国前国务卿、“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发表演讲,谈及对中国发展的感受,他还特别提到45年前第一次访问,与周恩来总理交流的相关情况。

    基辛格所说的首次访问中国,发生在1971年7月。当时,作为美方执行“波罗行动”(注:中美建交前站行动的代号)的高官,48岁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假装肚子疼瞒过媒体,带着机密资料从巴基斯坦飞往北京。到达北京后,他见到了周恩来、叶剑英等人,为当时中美关系破冰发挥了重要作用。

    基辛格在演讲中回忆当时他第一次来到中国的情景时说:“那时中国是一个神秘的国度。我告诉周恩来总理这个看法,他说‘中国并不神秘,只是你了解得少,如果你多和9亿中国人接触就会去掉这种感觉’。”

    至此,基辛格开始了与中国高层的良性互动。即使在1977年,基辛格离开服务八年的白宫后,他仍作为中美关系重要参与者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其间,基辛格还多次受到中国共产党历任领导人的接见。

    基辛格表示,与中国接触的45年来,每一次到中国都有新的体验,中国人善于把客观的东西变成主观体验。“我第一次来中国,当时没有高楼和汽车。当时讲中国会发展到现在的样子,我绝对不会相信。但45年后,中国做到了。这很大程度上,源自中国领导人的自信。”

    “过去45年里,我一直和中国打交道。目睹了中国发展的三大趋势。”基辛格介绍,“在毛泽东时代,当他宣布中国成立,自此中国走向了独立。第二个趋势是,改革开放时期,在这段时期里面中国进入了国际体系,越来越融入到国际体系当中,经济地位越来越重要。1976中国与美国的贸易额都比不过洪都拉斯。但30年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了不起的成就。第三个趋势是,中国现在处在巨大变化的时期。我相信中国一定可以实现‘两个100年目标’。”

    对于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基辛格表现出坚定信心。他强调,两国在气候变化、网络安全、反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议题上有广泛的合作前景。中美面临的任务是把人类共同的挑战转换成共同的任务,构建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秩序。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