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街谈]给老人让座背后的大学问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AA02    作者:果冻

    最近一位网友在公共汽车上的遭遇被多家媒体转载。根据网友自述,他坐公交靠窗睡着了,隐约觉得小腿被人踢了一脚,接着又一脚,没一会儿又一脚,于是瞬间想发火。一睁眼看,发现是两个大约五六十岁的阿姨,像是刚刚锻炼完。还没等这位网友说话,其中一位开口了,“阿姨腿脚不好,给阿姨让个座吧”。这位显然年纪轻轻的网友写完经历,忿忿不平加了一句“坏人都变老了”(昨日《成都商报》)。

    网上不少网友为这位无端被踢的年轻人抱不平,讽刺大妈“腿脚是不好,所以也就踢你才使得上劲”。近年来因公交让座而引发的纠纷不少,有些还大打出手,打人者中,好几位老人被讥“为老不尊”,公交上使出无影脚逼人让位的大妈,更加重了“坏人变老”的印象。

    与道德有关的践行,只要一开口,道德就输了,更何况动手。要实践某种道德,最重要的恐怕只有两条,第一是道德更多是一种反求诸己的自我要求,其次,道德的践行始终是非暴力的。拳脚相向不是道德,那是道德的另一端,武力。假如大妈动口不动手,也许车上乘客情感的天平还倾向于年长者,一旦以武力胁迫,那就不是让座而是争座了。离日常践行中人们推崇的尊老爱幼美德已相距甚远。

    网上最近流传一篇文章,《日本人为什么不给老人让座》,写的是一位中国游客到日本旅行的观感。作者发现,虽然日本人文明守礼,但公共交通系统却绝少见到给老人让座的情形。在一番近距离的观察之后,作者得出的结论是,让座之举似在提醒“你老了”,但不是所有老人都服老的。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不愿意成为“被照顾的人”,日本人虽也让座,但十分讲求技巧———既要让对方坐下,又要避免让人感觉不好。

    让座让到这个份上,已不是一句文明守礼、讲求道德就能解释得了的。日本的例子说明,道德的践行是需要技巧的,比如心灵阅读的技巧,还有从他人感受出发的细腻的领悟力。在台北搭乘捷运,我就看到过车厢满满,却无人去坐爱心座的情况。友人告诉我,假如有人坐爱心座,老人家上车,坐着的人让座,老人会觉得过意不去———好像是自己逼得别人离座。为了减轻老弱者的心理压力,台北的乘客达成默契,大家都不去坐爱心座。

    小小公交座位,避让之间方显人心微妙。现实中,比较理想的情形,我以为还是按需坐为好。比如广州地铁,播报说的是“给有需要的人让座”,并不强调老幼病残。一个身体有恙的壮年人,或者是连续加班的年轻人,可能比身强力壮的老年人更需要座位。不是论资排辈,而是按需分配。这么做的好处,是承认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人之间存在差异,我们应该按照人的意愿,而不是他/她的身份,来决定公共资源分配的优先权。这跟传统上,中国人按长幼有序来进行利益划分有所不同。更何况,什么是“老”、什么是“弱”,其定义本身,一直在根据国家和社会的需要变化。这不,眼看延迟退休政策出台,报纸上开始大谈现在的老人如何健壮,65岁退休不算晚,70岁退休也正常了。如果70岁退休正常,上下班站个一会儿,又算得个什么事儿呢?

    □果冻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