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论]逮捕恶意欠薪者应成为惩治欠薪新常态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25日        版次:AA02    作者:路可玫

    上海一家饮料公司146名员工从今年5月开始就没拿到过工资,而他们均是由一家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派遣到饮料公司工作的,饮料公司早就将工人薪金打到人力资源公司,人力资源公司负责人乔某却将该笔款项用于偿还个人债务。近日,乔某被上海公安局闵行分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执行逮捕。(见10月24日的央广网)

    《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早就规定,“一个月内签订劳动合同”、“工资应按月支付”,乃法规上的板上钉钉,为什么还有用人单位敢肆无忌惮地抗法?其背后除暴露出了用人单位胆大妄为、知法犯法以外,还折射出有关部门执行《劳动法》等法律的软肋。

    而今,乔某多次拒绝支付工人工资,属于“恶意欠薪”,根据《刑法》有关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规定,闵行公安掌握了其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充分证据,对乔某采取强制措施,并经闵行区检察院批准于10月15日对其依法执行逮捕。彰显了执法的力度,提升了对工人关怀的温度,传递出社会正能量,应该成为惩治欠薪新常态。

    以往,对“恶意欠薪”,一般只采取行政手段予以治理,很少上升到法律层面上进行惩罚,以致“恶意欠薪”屡禁不止。正因为行政处罚拿“恶意欠薪”没辄,也伤不了“恶意欠薪”者的痛处,以致不少用人单位违法成本低,形成了“拖欠有理”、“拖欠有利”的不良心态。不仅侵犯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而且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影响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事实上,不依法支付报酬,从道义上讲,是一种恶行,与侵占、侵吞他人财产无异,理应算犯罪。既然是犯罪,理应有相应的罪名对其追究法律责任,这样才契合法治精神。何况,从2011年5月起,《刑法修正案(八)》中就增设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如果让其处于“休眠”状态,实则是告诉用人单位,欠薪虽有罪,但不执行,等于没罪,以致“不欠白不欠,白欠谁不想欠”的观念盛行。这就需要加大“恶意欠薪”入刑的执行力,发挥法律的惩戒作用与威慑力。而今,先逮捕“恶意欠薪”者,后期仍然依法问责,该判刑的就判刑,这是在执行《刑法修正案(八)》,彰显了法治的威严,值得称道。毕竟,在一个法治社会里,法律不能执行到位,不能保护弱势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这样的社会算不上真正的法治社会。从这个角度上讲,逮捕“恶意欠薪”者,是依法执法之举,也是帮民维权之举,容易接地气。

    其实,在一个法治社会里,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既然“恶意欠薪”已经入罪,各地不能等待,观望,应该积极抓好落实,让逮捕“恶意欠薪”者成为惩治欠薪新常态。否则,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让农民工等弱势群体沦为法律保护的边缘人,甚至是乞丐,难保“非法讨薪”不会上演。□路可玫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