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街谈]甜粽咸粽,都别“黑”粽

作者:果冻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6月21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AA02   版名: 社论
昨天是端午节,粽子口味大PK“硝烟再起”。有粉丝说粽子就应该是红豆、蜜枣味的才正统,有的则认为“粽子就应该是咸的”,肉粽、蛋黄粽,蘸酱油才好吃!你是甜粽派、咸粽派,还是甜咸通吃的“吃货派”?

    昨天是端午节,粽子口味大PK“硝烟再起”。有粉丝说粽子就应该是红豆、蜜枣味的才正统,有的则认为“粽子就应该是咸的”,肉粽、蛋黄粽,蘸酱油才好吃!你是甜粽派、咸粽派,还是甜咸通吃的“吃货派”?

    这个话题延续了网络上讨论经年的“甜党”、“咸党”之争。两派争议最早因豆腐脑而起,一碗普通的豆腐脑,是淋上糖浆,还是浇上酱汁,兹事体大,而双方彼此看见对方都想吐。这场舌尖上的“南北战争”一发不可收拾,“咸党”甚至在美国白宫的在线请愿平台“W ethePeople”成功发布了“咸豆腐脑”的请愿书。此后,月饼、粽子、荷包蛋、汤圆、豆浆、西红柿炒鸡蛋也纷纷加入了甜咸大战。甚至有热心网友制作出了全国甜党、咸党的“形势割据图”。“甜党”“咸党”喋喋不休,到底在争个啥?

    其实,由饮食差异引发的“战争”,非中国独有,国外也发生过。去年纽约新市长德布拉西奥被爆用刀叉吃比萨,此举引发了一些市民的“不满”。许多纽约人认为,比萨应该叠起来然后用手拿着吃,甚至有人要求弹劾这位上任不久的市长。当然,这事儿大概含有玩笑的成分,但叉着吃还是拿着吃,竟上升到关乎官员是否“走群众路线”的问题,说明任何敏感于口味和文化差异的人,都无法对这类“小事”等闲视之。

    心理学上,据说这种现象被称为“存在偏差”,也就是说,人们倾向于认为,“存在的”就是“好的”,饮食习惯、教育模式、性别成规、政治制度,无不如此。这种现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不过,屈原时代的人,大概不会有咸党甜党之争,因为人们活动的地域范围有限。觉醒于自己的口味与众不同,自觉不自觉拿家乡食物与客居地食物做比较,乃是人口流动日益频繁的产物。

    这一点我自己深有体会。在英国学习时我借住一户本地家庭。平时和英国房东一家相安无事,唯一冲突就是在口味上。他们受不了我做什么菜都爆炒,为此在厨房装了抽油烟设备,而我后来也尽量改变习惯,煮食以蒸煮为主。对于他们的日常食物,我最受不了的一款是从超市带回来的微波炉专用咖喱饭,房东喜欢加热后,再在表面洒上一层酸奶就着吃。每当与“酸奶咖喱饭”相遇,我总是面带一脸政治正确的微笑,然后尽速离开厨房。多年之后想起依然作呕。

    我以为,对待食物差异,可以做到行为跟态度分开,你可以含笑认可,同时坚决不吃。不吃不是你的错,指责别人恶心,那就是你的错了。何况食物党争,从来就没有泾渭分明、变动不居的楚河汉界。北方喜食甜粽南方喜食咸粽,南咸北甜的局面一到了豆腐花那里就咸甜颠倒,变成了北咸南甜。那结论到底是南方人喜欢吃甜还是北方人喜欢吃甜呢?没有答案。所以今年端午节“今日最佳”,我以为莫过于“再甜的甜粽,也没有两个人过节甜;再咸的咸粽,也没有单身狗的眼泪咸”。是的,骂单身狗就好了,不必咸党甜党互相指骂。

    此外还要批评一下咸党跟甜党以外的第三股势力“黑粽派”,也就是专家党。专家说,一个粽子热量等于三罐可乐。意思是说不要争了,甜党咸党都不健康。我觉得没说到要点上。现在唯有洋快餐一统南北,麦当劳供应的食物在哪都一样,汉堡包薯条没有党争,恐怕才是专家应该担忧的问题。 □果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