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笪地,唉……又要变回“一大笪空地”

撤场时间由本月31日延至下月21日倒计时愈发激起街坊扫货热情

作者:郑雨楠 叶孜文 任磊斌 叶斯茗 林宏贤

字号:T T

    昨日上午10点,位于荔湾区宝华路上的大笪地人声鼎沸,大批市民前来扫货。这样的疯狂,还将延续到下月21日。上周末,大笪地管理处再发通知称,清场限期延长至4月21日。告别近在眼前,但无论它是你眼中价廉物美的“淘宝胜地”还是老土落后的“平民墟”,大笪地将消失在广州地图上已成不争之事实。

    “大笪地,食自己”,2000年“出世”的大笪地,为当时一大批的下岗职工以及普通市民提供了生计。这14年来,他们中的多数全年无休地经营着自己的小本生意,卖着许多如今已被大商场大超市所忽略的湿碎物品,维持着自己的家庭开支。

    大笪地的撤场,档主们称除了不舍得这里的廉价租金,还有这里的熟客街坊。虽然低租金旺地头无法强求,但档主们仍在想方设法维护这么多年来建立起的“客户关系”,以及自己经营多年的特色。在挥别大笪地的最后日子里,他们也在期待“东山再起”之日。

    大笪地重发“死亡”通知书

    3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刚开档不久的翠珠便在朋友圈推送了这样一条信息:“清货倒计时,全场货品一平再平,要钱唔要货,铁定4月21日退场……新铺另行告知。”并附上了商场通告的图片。

    据商场管理处派发的通知,大笪地营业时间将延长至4月20日,4月21日起停止供电,并要求商家在当天下午5时将商铺搬空迁出。这意味着,原定于3月31日清场的大笪地,将延长至4月21日。

    通知还提到,若租户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撤场,其自身的损失由租户自行承担。据地产界消息人士透露,大笪地北侧地块,地铁公司已和某商业地产商合作建设。除了地块上的临时建筑物要被拆除外,同一地块上还涉及到少量的民宅同样需要拆迁。其中,位于该地块、与大笪地同期兴起的大华酒楼也将一同停业。

    自大笪地撤场消息传出以来,不少街坊从四面八方涌到此处把握最后机会扫便宜货。即使到后来,不少媒体提醒,所谓“清货平卖”可能有猫腻,有些档主仍在进新货,并将所谓的“清货价”定得高于平日价位。但这仍未能熄灭街坊购物的热情。3月份的这几个周末,位于大笪地的长寿路地铁站A、B出口不得不实行客流控制。

    人气大旺 走鬼也来“撑场”

    旺盛的人气也将一些在附近出没的走鬼们吸引了过来,大笪地的最后时光,似乎陷入了有些失控的状态。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长寿路A出口外的空地,几乎成为了走鬼集散地,一大张红白蓝往地上一铺,衣服成堆垒砌,扯开嗓门大喊,走鬼们就这样开档了。有些走鬼甚至在这里过夜,有些则是一早六点出来占位。有商家表示,过去走鬼也会出现,但并没有像现在这般集中。以前不时会有治安人员前来清查走鬼,但这一次,治安人员“已经很久没来查了”。

    前来扫货的冯婆婆称,这几天拉着小拖车走在大笪地旁边的人行道上,寸步难行。但是,更多来扫货的街坊并未理会摆在路边的是否走鬼档,只要合心水就一样选购。

    “清场也要讲人性化。”据街道办城管处的负责人向南都记者介绍,商场外围的地块管理,属于街道城管处,为了协助商家清场日期前尽量清完货物,允许场内持有牌照的档主在地铁A出口外的空地上进行临时摆卖,并不定时进行抽查,一旦发现无牌照经营的走鬼档,将进行驱逐。据了解,在大笪地正式退场前人流增多,目前街道办正在与地铁方进行协商,希望能将A出口临时关闭,并加派人员进行巡查,维持现场秩序。

    大笪地食自己

    女店主何姐

    跟着老公转战大笪地

    床上用品定制受欢迎

    拉闸,摆好货物……上午八点多,何姐如往常一般来到大笪地的店铺,手快地争取在第一波人流到来前打点好店铺的一切。“货是清不完的了,所以这段时间都不敢接单了。”

    2001年,西湖路夜市关闭,何姐的先生结束了夜市的钟表生意,转场来到了大笪地。原本在美容行业工作的何姐也结束了工作,到此协助先生开店,“第一次学做生意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何姐回忆说。

    “刚开始卖的是塑料花和陶制的花瓶,后来才逐渐改成了床上用品。”从一个店面开始,经过十几年的经营,如今何姐一家在大笪地租下了三个店铺用来经营床上用品生意。

    在大笪地,随处可见到像何姐这样的各类床上用品档口。这里接受定制且价格低廉,受到了街坊的欢迎。有街坊称:“全广州最便宜的床上用品就在大笪地。”

    商场撤场,最让商家担心的便是客源的流失。何姐一边忙着清货,一边忙着寻觅新的店铺。为了保住客源,何姐早已开始在大笪地附近寻找适合的店铺,“几天前刚在大笪地附近其他路段看的店铺,面积比现在的店铺小,租金要高很多,一个月要2万多元还是没敢租下来,太贵了。”

    女店主雪文

    女承父业卖湿碎嘢

    肥佬百货靓女坐镇

    在大笪地,有一家叫肥佬百货的铺,可里面坐镇的是个靓女,而靓女的帮手仍是个靓女。每当有客人问:“点解叫肥佬百货,肥佬在哪”时,女店主雪文就会笑着说:“肥佬是我爸啊!”

    大笪地的这间铺支撑起雪文一家人的生计。如今,女承父业,雪文和妹妹接管了这间旧档口。爸爸肥佬,则在附近租了个大商铺继续经营日用百货。

    肥佬百货店虽然只有小小的4平方米,但对于一班师奶而言,却比叮当的八宝袋更有趣。很多湿湿碎碎却非常实用的小物品都能在这里找到。这一天,梁小姐特地过来买根小钩针。“衣服被钩出了一条线,要是去外面补,得花50元,不如花几块钱来这里买根钩针自己补。”

    除了日常用来换裤头的橡筋,不同式样的纽扣,服装雪纺车边外,在肥佬百货还有一样不常见的物品———布贴。“有无布贴啊?”“有啊”,雪文边说边递出一本文件夹给熟客梁婆婆,“你慢慢拣”。“孙仔条裤穿了个洞,用这些卡通补丁补一下就好”,冯婆婆说现在很少店铺卖这些布贴了,几块钱一个,一条穿了洞的裤子又可以继续穿了。广州的老式百货店,处处体现着老一辈街坊勤俭持家的品质。

    “正所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以前这些服装配料很受欢迎的,但正如网络所讲,以前东西坏了,是想要怎么补,现在东西坏了,就只想到要换。”梁小姐担心,大笪地撤场后,要找这些小物件更难了。但雪文给老客户吃了颗定心丸,肥佬百货会回来的,新店还会选在老西关。

    凤姨鞋业

    小铺藏着上千款鞋

    “白饭鱼”潜伏其中

    凤姨鞋业,位于大笪地A区一个不起眼的小店,店里密密麻麻地堆放着成百上千对不同款式的鞋,只要顾客提出需求,老板凤姨很快便能找出需要的款式。十多年前,凤姨和先生从工厂下岗,为了维持生活,来到大笪地租下了一个店铺,开始做起了鞋业生意。

    3月初,笪地传出即将清场的消息,凤姨便停止了进货,开始将现有的库存进行清货。走访时,凤姨正在写着新的价格牌,她希望能够在正式清场前减少部分库存,凤姨说,“现在清得了多少算多少,如果能全部清完就最好了。”

    “在市区找了好久,后来听朋友介绍才在大笪地找到老字号的‘白饭鱼’。”走访时偶遇前来淘货的市民林小姐。她说只有在大笪地里才能找到她想要的老字号的白饭鱼布鞋,“国产老字号,质量比较好,价格也实惠。以前试过在淘宝上找,但是还是没能找到。”听闻大笪地要退场,林小姐特地前来采购“白饭鱼”,将凤姨档口剩余的两双“白饭鱼”一网打尽。

    偶有熟客过来问凤姨准备搬去哪里,凤姨随手撕下了鞋盒的纸板,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凤姨说,“如果能在附近找到合适的店铺那是最好的了,如果找不到,或许再考虑是不是要经营其他生意了。”大笪地附近高昂的店租让她望而却步。

    珠姐内衣店

    上过两次电视

    留客开通微信

    一部播放着电视台关于本店报道的平板电脑,一个监控视频屏幕,一部联网电脑,当这些设备出现在一个只有4平方米的内衣店里时,或者,这就是大笪地能带给你的惊喜。这是珠姐的内衣店,也许是大笪地中唯一可以刷卡的档口。

    “来,拿张名片,记得加我微信”,得知大笪地要撤场后,珠姐立刻订做了几百张名片,印上手机号码和微信号。她说是为了让老顾客能找到她。“好多人追住我口架”,所谓追,珠姐说只因她的内衣店能提供百货商店中无法比拟的个性化服务,客人买了一次就离不开她的店了。

    “我只手就是把尺,一摸就知道你问题所在,选出适合你的内衣。”上世纪80年代末,珠姐从收入颇丰的百货商场辞职,转去外贸公司“学嘢”,“我对棉纺感兴趣,喜欢研究面料”,而这爱好最终促成她在大笪地开展她的内衣事业。

    为啥选择来大笪地开档?“租金平啊,这店租金水电,一个月花费大概5000元。现在去哪里找这么便宜的铺面”,珠姐还在附近租了个仓库,几年前还在大笪地开了家分店。“要拆也没办法,先休息一个月,再想接下来的事吧。”自从2000年开档后,翠珠几乎全年无休,天天坐镇档口。

    “老窦老母再亲,都唔够内衣贴身”,珠姐最爱向顾客宣传如何科学地穿内衣。由于服务好,内衣品种够齐全,靠着口碑传播,熟客越做越多,还曾经两次接受过电视节目的采访。珠姐说,在开始派名片加微信的短短10日内,便新增了200多位微信粉丝。“大笪地冇了,但我嘅内衣生意会一直做下去。好多客人跟住我口架。”

    没了大笪地,以后湿碎物品都不知道去哪里买,年轻人才懂网购,我们连电脑都不会用。以前孙子的衣裤鞋袜都是在这里买的,广州还能去哪里找这种集市。——— 街坊徐婆婆

    大笪地,最市井地之一,拆掉后,想想以后要买些日用小东西该往哪儿找?活生生地把俺这种市井之人往网购之路推。

    ——— 白领郑小姐

    年轻人觉得便宜那几块钱没必要特意去大笪地,但小数怕长计,当年的大件头都系靠悭回来的钱买的。购物嘛,除了平靓正,有时和这里的老板讨价还价,吹吹水都系种乐趣。

    ——— 街坊陈师奶

    大笪地可是从小的战斗根据地啊!9岁开始就在那淘宝。当年在大笪地淘宝很讲求身体素质的,一年四季都很容易闷坏的,后来重建通风了才大大改善。

    ———@透明噶猫屎忽

    有人的情怀才有不一样的感觉。老广们每一句“埋嚟睇(过来看),埋嚟拣(过来拣),全场清货大便卖”“多谢帮衬,买多两件”还有每一个笑容,让我好温暖。

    ———@大食懒May屎

    家中一衣一帛,一碗一筷,无声诉说着,它曾走进过每个广州人的生活……今日带着相机旧地重游,虽然人多拥挤,我却第一次从中感受到人情的温度。

    ———@WaiS ing_C hueng

    知多D

    粤语“大笪地”意为“一大块空地”

    大笪地,是香港以前的一种夜市,被称为“平民夜总会”。大笪地在粤语中有“一大块空地”的意思。广州的大笪地是香港夜市的进化版。在20多年前,西关宝华路上的大笪地就聚集了众多走鬼,形成集市。在地铁一号线开通后,地铁公司将该地块出租,建成大笪地商业城和华林商业广场。2000年正式开张,大笪地上的小贩终于能入室经营做起正当的小本生意。

    讲古

    那些年,街坊追过的平民墟

    噪西湖路灯光夜市

    1984年5月,越秀区政府为安置受区内二级马路扩建拆除影响的个体户,在西湖路开办灯光夜市,成为全国最早开办的夜市。西湖路灯光夜市档口经营的品种从成衣服装、日用百货、皮革制品到家用电器无所不有,是当时广州人购物、休闲,年轻人拍拖必去的地方。2001年12月,西湖路恢复交通功能,西湖路灯光夜市从此停办。

    噪书坊街“金鱼街”

    上世纪60年代,书坊街逐渐变成售卖观赏鱼类的水族集市,因此被老广称之为“金鱼街”。上世纪90年代最为鼎盛,有20多个档口,整条街都挤满了挑鱼的人。随着芳村花鸟市场崛起成为广州最大的花鸟市场,“金鱼街”的生意日渐衰落。后又因纳入了北京路广府文化旅游区改造,2010年7月,书坊街被清拆。

    噪麻石巷里的精品批发市场

    位于越秀区的仰忠街,是一条麻石小巷,靠近高第街。上世纪80年代时,受惠于高第街的发展,仰忠街也开始兴旺起来,从纽扣、胸花、胸针等小饰品开始,发展成为了以服装配件为主的一级批发市场。2000年时,仰忠精品市场正式关闭。取而代之的是在万福路一带的“珠光仰忠精品批发市场”。

    噪解放南五金街

    在上世纪改革开放后,在解放南的骑楼街里形成了一条专门销售五金类零件的特色商业街。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解放路的扩建,骑楼街里的五金店铺随着骑楼一起消失。

    04-05统筹:南都记者 叶孜文

    采写:南都记者 郑雨楠 叶孜文 任磊斌 叶斯茗 摄影:南都记者林宏贤 实习生 孙俊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