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空城市”遭遇大泽湖湿地

作者:冯军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3年11月04日 星期一    编辑:南都   版次:AA26   版名: 深公益
字号:T T

    当环保企业家张跃在2013年,踌躇满志地推出他解决环境问题的方案———建造世界第一个高楼,没想到迎面而来的居然是汹涌的质疑和反对,人们针对技术可信性、资金保证、修建时间等提出质疑。

    更意外的是,“最坚定的质疑者”正是全国各地的环保志愿者,他们指责“天空城市”侵占长沙市的大泽湖湿地,破坏候鸟栖息地,并发起了行动抵制“天空城市”的修建。

    2013年7月20日下午,远大科技集团总裁张跃从刚刚落稳的直升机上跳了下来,一路小跑来到话筒前。52岁的他,正式向世人宣告,他要在脚下的泥巴地上豪掷90亿元,建成838米高的“天空城市”。

    按照计划,这座“天空城市”不仅将超越迪拜哈利法塔,成为世界第一高楼,它还承载企业家张跃的狂想———这座838米高的高楼将会有多所学校、一所医院、17个直升机起降场,能容纳约3万人,被张跃称为“融合社区”。这个垂直社区将减少城市对道路和汽车的依赖,减少交通拥堵。张跃深信,这样的城市建筑设计可以解决这个世界大部分的污染、堵塞、交通问题,甚至可以完全净化大楼空气,解决疾病问题。

    世界第一“环保”高楼?

    据悉,近几年,支持环保、2011年获得“联合国地球卫士奖”的张跃在多个场合、会议上提出了“天空城市”的构想。

    2012年8月,路透社记者T erril Y ueJones在一篇名为《中国式CEO》的文章中详细描述了他有此构想的前因后果,文章将张跃划分到中国非学院派、创业型C E O之列,“他们热衷于创新及抓住机会,渴望留下传奇”。张跃则被描述成“晚期的乔布斯”,“他推崇的是一种完全利他,几近修道的生活,对员工像是一位圣人,或是一个父亲,为所有人提供免费食宿。”远大内部的环保理念也不仅仅是宣传,“所有员工都应遵守《地球公民的生活态度》这本小册子,包括‘出行尽量骑自行车或坐公交车’‘不浪费食物’等,公司要求员工使用节能灯泡,少买包装食品和冷藏食品。”

    然而,当这位拥有足够金钱和资源的企业家在2013年,踌躇满志地推出他解决环境问题的方案———建造世界第一个高楼,没想到迎面而来的居然是汹涌的质疑和反对,人们针对技术可信性、资金保证、修建时间等提出质疑,更意外的是,“最坚定的质疑者”正是全国各地的环保志愿者,他们指责“天空城市”侵占长沙市的大泽湖湿地,破坏候鸟栖息地,发起了行动抵制建设。

    面对质疑,7月31日,张跃写下了《天空城市正能量》一文回应,开篇写道:“我们怀着虔诚之心建天空城市,却招来一片叫骂和质疑。我们从未收到‘叫停’通知,却迎来满世界‘被叫停’欢呼。”

    环保阻击战

    出长沙,沿着湘江西岸向北前行约20公里,到了望城区金星北路旁的回龙村,这就是“天空城市”的未来所在地。

    9月14日,南都记者来到现场,看到在距离金星北路约300米处,挖了一个直径约300米、深约10米的大坑。大坑的周围都是稻田、池塘、莲藕,其正对面约100米外就是大泽湖,水面宽广,鸟叫声此起彼伏,一群群白鹤或伫立湖间,或振翅高飞,就连大坑里也有飞鸟停驻。

    按照原定计划,一年之后,这里将矗立一座208层、世界第一高的高楼。

    据湖南省林业厅湿地保护管理办公室陈处长介绍,大泽湖湿地距东洞庭湖约40公里,很多野生鸟类顺湘江迁徙,将大泽湖作为长沙迁徙通道段上的最后“驿站”,这里是冬候鸟的停留地,也是夏候鸟的栖息地。

    即将修建“天空城市”的消息传出后,原本只有一些专业观鸟人士关注的大泽湖,吸引来了多位环保志愿者,甚至引来了省外的环保志愿者。

    8月2日,“天津绿领”的创始人赵亮来到湖南,第一次看到了大泽湖湿地。8月3日,“自然大学”发起人冯永锋飞抵长沙,与长沙环保志愿者进行实地走访,发现“天空城市”需要填平部分大泽湖湿地,还看到一组职工正在铺设抽水管道,伸向大泽湖,施工人员中竟有人用弹弓打鸟。

    在冯永锋、邓飞等知名环保人士的带动下,湖南省当地环保组织和志愿者也积极参与到行动中来,如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绿色潇湘、湖南省护鸟营、长沙鸟会等。多家N G O组织立即发布了《呼吁“天空城市”停止“伤害湿地”》的宣言,并发起了公众联署,建议远大集团停止一切在大泽湖湿地及周边的施工行为,把对大泽湖湿地的生态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并开通了微博@大泽湖湿地,每天更新拍摄到的湿地和观鸟照片。与此同时,环保团体又在长沙市多个地方举办大泽湖生态摄影展,旨在“唤醒公众对大泽湖湿地保护的参与”。

    远大的回应

    远大集团很快做出了回应。

    8月16日,天空城市投资公司总经理助理黄诗艺与赵亮、周灿英等进行了当面沟通,她承认前期的“三通一平”施工对大泽湖湿地产生了影响,希望民间环保组织能够拿出一个保护大泽湖湿地的完整方案。然而志愿者们至今没能拿出方案。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周灿英告诉记者,应该对大泽湖做一个完整的生物多样性调查,包括大泽湖湿地水鸟调查、植物调查、周边经济环境调查。但这个调查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时间,花费数十万元,而民间组织不可能承担得起。

    她希望政府或者远大集团能够主动担起责任。

    9月17日,本刊记者找到了黄诗艺,她再次表示,环保志愿者之所以质疑“天空城市”,是因为对项目不了解,实际上“天空城市”离大泽湖湿地还有一段距离,远大集团“从来没有尝试着去破坏大泽湖”,更不像外面所说的“要把这个湖填平”。

    她还表示,“天空城市”建成后,周边会预留300米的控制范围,在此范围内不对现有环境做任何改变。

    “300米内不建设道路和建筑的,是要保护起来的。农田还是农田、平房还是平房,因为到时候住户下楼是要一个跟城市不一样的环境。”黄诗艺说。记者在现场看到,“天空城市”施工现场距离大泽湖水面大约100米的距离,是建设在旁边的的稻田和沼泽地上。

    “农田、沼泽也是湿地,其生态价值极高,是许多迁徙鸟类觅食、产卵繁殖的场所。”环保志愿者@山鹰加错是长沙当地积极反对“天空城市”建设的志愿者之一,他认为这样的回应不够有说服力。

    手续风波

    7月20日的“基础开工典礼”上,张跃背靠大泽湖,宣称要确保“天空城市”的质量、环保、安全;“但进度是我们最大的一个挑战,我们一定要按进度完成,拿出‘远大速度’来”。他现场给了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地下基础施工6个月,明年1月完成;地上建筑施工4个月,明年4月封顶;明年五六月入住。

    4天后,相关部门向远大发文,要求其遵行法定手续进行报建和相关审批程序后,在未依法完成法定程序前,不可开工,以确保建筑的安全性和合法性。

    但远大集团新闻发言人朱琳芳宣称,“天空城市”项目本身并未开工,并没有外面猜测的“停工之说”,而前段时间的施工只是“三通一平”前期基础工程。8月中旬,远大集团将所有机械撤出施工现场,宣布“三通一平”工作完成。“因为项目本身关注度高,如果机器留在那里就会被质疑。”望城区滨水新城管理委员会主任佘浩宇解释。

    志愿者们以为抓住了远大集团“环评没有通过就开工建设”的“小辫子”,现实中,“三通一平”工程并不在审批范围内。这导致主体工程的环评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更像是走一个程序。志愿者们认为,“三通一平”工程也应该进行环评,“如果主体工程环评通过不了,怎么办?能把环境恢复原貌吗?”

    报建手续卡在哪里?

    9月14日,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几个工人正在铺设连接大坑和金星北路的道路,施工场地没有任何大型机械设备;“天空城市”的奠基石也已经倾斜,只留下几面写有“中建建业”的小红旗;大坑里蓄满了清澈的地下水,泥土中零星长出了嫩草。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机械作业。

    据说当地回龙村村民讲述,7月20日举行“基础开工典礼”后,上百台挖掘机、运土车开始工作;但在8月15日前后,所有机器在一天内突然全部撤走,原先工地上的钻井机器也没有了。附近村民对“天空城市”的“三通一平”工程颇有怨言。施工破坏了灌溉系统,影响了那些没被征收的农田中水稻的长势。“原先有很多白鹭、野鸭,施工的噪音、灯光对鸟类的干扰大,停工后,鸟类又回来了。”回龙村村民王裕湘说。

    9月18日,佘浩宇告诉南都记者:“作为监管部门,在没有取得法定手续之前,肯定不会让远大开工建设。”朱琳芳也承认,“天空城市”确实还没拿到开工建设手续。

    那么,“天空城市”的报建手续卡壳在哪里?望城区一位了解内情的官员余杰(化名)告诉记者,主要是“卡在抗震设防上”,“只要这个手续通过了,其他手续都好办”。6月23日,由湖南省住建厅委托全国超限高层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审查专家委员会组织召开了专家评审会。专家们给出的结论是:勘察设计单位按要求修改落实并经专家组认可后通过,这意味着“一些细节、技术参数需要修改,然后再提交给专家们审议”。

    2011年,远大集团自行研发的30层(100米以下)可持续建筑通过了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的抗震实验。当时专家组给远大集团自行研发的这套体系定了三条结论:只能用于100米以下建筑;按国家行政程序走;必须符合国家政策。这意味着原先的技术体系无法承担“天空城市”的建设。远大集团又委托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重新设计了一套体系,邀请了包括迪拜塔设计师等多位专家参与设计。远大集团原100米以下建筑体系是“钢框架-斜支撑”结构,而“天空城市”的体系采用类似纽约帝国大厦的束筒结构。

    8月7日,建造“天空城市”所需的几十万吨钢材,从世界钢铁技术头号王国卢森堡辗转海运到上海港,再通过水路运至长沙新港。

    但是“天空城市”能否按时开工,不得而知。“审批手续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来,这个由政府定,不由得我们。”朱琳芳似乎道出了远大集团的无奈。

    湿地怎么办?

    “天空城市”依然在走着审批程序,而环保组织的行动,除了呼吁,并没有更多证据和办法阻挡大泽湖周边高楼的修建。

    湖南省林业厅湿地保护管理办公室陈处长不认同环保志愿者将大泽湖描绘成“长沙最美湿地”、“长沙最后一块天然湿地”,他说:“大泽湖肯定是一块天然湿地,不是重点湿地,只是一般的湿地,但肯定有保护价值。”

    “其实,远大集团开工之前也不知道这个湿地的存在。”黄诗艺对记者说。

    南都记者掌握到一份日期为2012年8月27日的《远大可建838米天空城市建设项目公众参与信息与公示》。该公示显示,项目施工期将产生噪声、扬尘、建筑和施工人员生活垃圾,运营期会产生生活污水、废气、噪声和固体废弃物,并未涉及到对大泽湖的影响。远大集团新闻发言人朱琳芳向记者表示,“天空城市”的环评报告初步方案已经通过了,现在正在增加保护大泽湖湿地的更详细方案。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余杰的证实,他说正在针对候鸟的影响进行补充调查。佘浩宇证实,望城区最新规划要将大泽湖打造成“生态城市公园”,是商务旅游文化区的核心景观。将来水面从现有的300亩拓展到1000亩,周边还将建1000亩的绿化带,“湿地不会被侵占,反而会扩大”。

    “不能把大泽湖当成只能远观的景象,而要强调‘人在水中游’,人与湖亲密接触。”佘浩宇告诉记者,望城区非常重视对湿地的保护,将对大泽湖进行开挖、清淤,与其他湖泊连接起来。

    环保志愿者针对政府上述“保护计划”并不“买账”。他们认为,政府本质上还是想把大泽湖湿地建成“水上娱乐公园”,而不是保护它的天然生态系统,这将使得大量的鸟类不能够在这里持续安全地栖息、繁殖。他们的依据是,3年前长沙建立的中部地区最大的湿地公园———羊湖湿地公园,并没有成为”鸟的天堂“,反而是“人的海洋”。

    实际上,在大泽湖四周除了“天空城市”外,还有新奥燃气、上海嘉洁、龙湖地产等多个房产项目。“润和·紫郡”楼盘就打出了广告:世界第一高楼“天空城市”落户望城,润和离天空城市仅2800米,处于辐射范围之内,升值潜力不言而喻!

    南都记者在《长沙市望城区规划整合图》上看到,围绕大泽湖,从里到外有商业金融业用地、综合商住用地、居住用地三层规划。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冲动远远大于保护湿地的意识。周灿英认为这是全国的一个普遍现象,很多地方政府往往把天然湿地当成荒地,便宜卖给开发商。“国家层面没有湿地保护法,湿地严格上说是没有法律地位的。因为国土用地分建设用地、农用地,湿地属于哪一块用地?”在陈处长看来,虽然湖南省在2005年10月1日开始施行《湖南省湿地保护条例》,但约束力不够,“作为管理部门也很无奈”。

    陈处长介绍,湖南省林业厅前期根本不知道要在大泽湖湿地旁边建“天空城市”,是在媒体曝光之后才去望城区规划局了解情况。因为大泽湖湿地不在湖南省的重点湿地名单中,省林业厅只能在远大集团做环评工作时,“提出来要注意保护这块湿地,减少影响”。

    吸引各方力量的高楼

    这个在张跃眼中关乎“地球、人类”的建筑,不仅遇到了环境困境,在当地也牵扯着诸多利益关系。

    “天空城市”就像一个场,吸引了各方力量。

    2012年,“天空城市”几经选址,最终落户于长沙市望城区。6月5日,远大可建与长沙望城区政府签订了一份建设“天空城市”的战略协议。“‘天空城市’是集环保、生态、低碳为一体的项目,与我们望城打造宜业宜居、公园式城市的理念非常吻合。”望城区滨水新城管理委员会主任佘浩宇告诉本刊记者,“天空城市”是该管委会2012年引进的重要项目。

    早在2009年望城区就完成了土地利用规划调整,将大泽湖地区的土地性质由农用地变成建设用地。而对于这一重要变化,回龙村的村民却一无所知。当他们和环保志愿者指责“天空城市”侵占农田、侵占湿地时,被告知“不存在侵占耕地、湿地的情况,属于城市建设用地,符合国土利用规划”。2011年,望城完成撤县设区,成为长沙市一个区,提出“建设现代化公园式城区”。2012年6月,《望城区滨水新城控制性详细规划》获长沙市政府正式批准。规划中提出,打造“以大泽湖旅游文化公园为依托布局的商务旅游文化区”。

    望城区官员余杰透露,远大集团选址望城亦有成本考虑。长沙市的经济中心、商业中心都在湘江东岸,地价昂贵。而位于湘江西岸的望城区地价相对便宜,且距离市区仅20公里。远大集团以383万元/亩的价格,取得了总计136.69亩土地的使用权,总价款在5亿元以上。而回龙村被征地农民获得的土地补偿费约为4.7万元/亩,加上社会保障费、青苗补偿费等款项,征地补偿费共计才1410万元。

    据悉,望城区的地质条件也非常符合“天空城市”的要求。其选址处正好位于山体向湘江倾斜的地质带上,只要往地下挖十几米就是质密的花岗岩层。2013年7月18日晚,中建五局与远大集团签署了“天空城市”的项目施工总承包合同。仅仅两天后,“天空城市基础开工典礼”就在望城举行。

    佘浩宇说,“这么大的项目,又是环保项目,既能提升地方形象,也能带来招商引资的动力。”在2013年的望城区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将重点抓好远大集团“天空城市”项目建设作为2013的主要任务之一。

    相对于地方政府的兴致勃勃,上级部门的态度却非常微妙。有意思的细节是,在7月20日的“基础开工典礼”上,没有任何长沙市、湖南省的官员到场,唱主角戏的是张跃和望城区区委书记、区长。同样,至今也没有省市级的领导和单位对“天空城市”表态。

    “地方要发展,不搞建设是不可能的。我们有信心能把‘天空城市’建起来,有争议是正常的。”滨水新城管理委员会主任佘浩宇在接受采访时总结说。

    采写:南都记者 冯军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