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若屯门扩建垃圾场 南山或开窗闻臭
南山市民赴港反对扩建,屯门区议员承诺将向政务司长反馈
日期:[2013年7月10日]  版次:[SA28]  版名:[头条]  稿源:[南方都市报]   
 
<p></p>

<p></p>

<p>    远眺香港屯门垃圾填埋区。</p>

    远眺香港屯门垃圾填埋区。

<p>    南山市民代表昨日下午与屯门区议员座谈,就屯门垃圾堆填区扩建交换意见。</p>

    南山市民代表昨日下午与屯门区议员座谈,就屯门垃圾堆填区扩建交换意见。

    “屯门区的事情,让深圳市民远道而来,实在抱歉。”香港屯门区议员陈云生以一句自我道歉打开话题。经过上午屯门垃圾填埋区的实地走访,南山市民代表一行昨日下午与屯门区议员举行座谈,就堆填区扩建交换意见。

    “屯门堆填区存在了20年,未来如果还要继续扩建,南山的居民打开窗户就看到这么大片堆填区,很难接受。”深圳市人大代表联络员敖建南建议,港府应该避免扩建堆填区。

    对扩建堆填区持反对立场的屯门区议员陈云生承诺,本周四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出席屯门区议会期间,会将深圳市民的意见当面向司长反馈。

    开窗看到堆填区难以接受

    陈云生回忆,2008年,港府曾计划在屯门曾咀建设垃圾焚化炉,焚烧垃圾会排放气体,一旦飘散到深圳湾对岸的南山区也会产生影响。“当时深圳市民有意见,这是理所当然的。”好的一点是,2011年,港府宣布垃圾焚化炉放弃在屯门选址,选择另一地点石鼓洲。

    而屯门与南山相隔一个深圳湾,香港扩建垃圾堆填区,虽然官方认为对深圳环境影响不大。但观感上肯定不舒服。没人喜欢一开窗就看到一处垃圾堆填区。陈云生指出,港府最起码礼貌上应就堆填区扩建的规划方案,知会深圳居民。

    “深圳湾分隔南山与屯门,可谓一湾两岸,深港已经是一个整体,涉及重大的民生规划建设,双方政府应该协调商议。”敖建南看来,对于屯门填埋场的技术和管理,香港的管理值得深圳学习,“垃圾卸下后,下面铺膜,上面盖土,还有渗漏管和沼气处理设施,并且全封闭管理,远比深圳的填埋场管理先进。”但他同时认为,垃圾填埋并非永久处理的措施,堆填区的防渗膜日久会破裂,垃圾渗漏液会对海水有污染。

    臭味飘往南山并非不可能

    香港确实面对垃圾围城的困境。原计划在石鼓洲兴建的垃圾焚化炉,因为遭遇司法复核官司,最快审计也需时两年方可动工。将军澳堆填区两年后就会填满,屯门堆填区2019年也会填满。而香港每日生产9000多吨垃圾,香港每日人均制造垃圾的数量达到1.36公斤,比台湾、日本等发达地区都要高,垃圾围城迫在眉睫。

    但在扩建屯门垃圾堆填区上,屯门区议员陈云生却持反对意见。“屯门这几十年已经承载了太多厌恶性设施、两座发电厂、堆填区、淤泥焚化炉、两间水泥厂还有钢铁厂,这是积累了几十年的怨气。”此外,这次港府扩建堆填区没有咨询区议会,作为民选议员,为了向心怀怨气的选民交代,反对扩建堆填区是义不容辞。

    “今天在龙鼓滩和下白泥村倾听了村民的意见,对填埋场扩建很是担忧。”敖建南认为,香港的垃圾处理没有前瞻性,导致最终垃圾围城的恶果。“我很深刻记得,以前屯门发生一场山火,燃烧的尘埃最后吹到南山区了。所以垃圾填埋场的臭味出现在南山,不是没可能。”

    忧虑地质灾害导致污染

    深圳居民代表、历任三届人大代表的陈难生表示,港府本周五申请3000多万拨款,进行堆填区扩建的前期研究,应该考虑是否有必要扩建200公顷。香港作为一个先进城市,没有必要在堆填区这种落后的垃圾处理方式上再做投入。

    “这次走访村民才知道,屯门垃圾填埋场原来是一处海湾滩涂,现在的垃圾山是一层层垃圾填埋起来的。”陈难生忧虑,万一遭遇地质灾害,发生山体滑坡,临海的屯门堆填区将会崩塌入深圳湾,严重污染海水。

    “香港应该加紧建设垃圾焚烧厂,否则堆填区只能无限制扩建,陷入死胡同。”曾在日本考察过垃圾焚烧厂的陈难生表示,东京一个城市有十多个垃圾焚烧发电厂。而发电厂3公里半径范围内,都是通过管道输送垃圾,远处的垃圾采用运输。

    林郑月娥明日落区听意见

    屯门堆填区扩建计划引起当地居民强烈反响,连一向支持政府的新界乡议局主席刘皇发都坚决反对,对此,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昨日表示,将在周四到屯门亲自向区议会和居民解释。

    林郑月娥表示,会亲自统筹所有有关回应屯门区居民在地区的诉求,无论是扩阔或是提升稔湾路,提供多一条路进入堆填区,或是屯门河的美化工程。而本周四屯门区议会的特别会议,她也会亲自出席。

    林郑月娥承认,周五在立法会通过拨款并不乐观,但她强调,没有计划撤回这个方案,因为这个是以整体香港利益为重,也希望全港市民了解到,这个不单单是与某一个区争拗的问题,也都希望为全港七百万人的废物处理找到一个出路。林郑月娥表示,屯门堆填区的拨款只是前期研究费用,扩建拨款估计最早要等到2015年才会申请。

    昨日晚上,屯门居民召开大会,反对政府计划扩建屯门堆填区,他们要求政府在周五的立法会财委会会议撤回拨款申请。而刘皇发则透露,周四会有屯门居民到政府总部绝食抗议。他又指,政府只撤回将军澳堆填区的扩建计划是厚此薄彼,应当连屯门和打鼓岭堆填区的扩建计划一起撤回。

    [现场走访]

    堆填区臭味扑面而至

    昨日,南都记者与深圳南山居民代表敖建南、陈难生一行五人来到比邻堆填区的龙鼓滩和下白泥村,与当地村长和村民代表交换意见,并实地走访堆填区对周边环境的影响。

    垃圾运送车泄漏污水

    屯门龙鼓滩村因为扩建堆填区,该村未来将要被政府征收大面积土地。“你看这条稔湾道就从村前通过,每日数百吨垃圾就从这条村道通过,运往堆填区。”在龙鼓滩村公所内,村长刘威平无奈地说。

    两车道的村道,每分钟有超过10辆大型泥头车通过。虽然车厢都有加盖保护,但车内垃圾淤泥等渗漏的液体,仍然沾满路面,留下斑驳的污迹,而随车而过的则是垃圾散发的阵阵臭味。

    “堆填区1993年启用,至今已经20年,政府提出扩建,村民已经无法忍受。”刘威平指出,居民其实非常明白事理,深知道总要有地方处理香港的垃圾。

    “居民对政府的要求其实非常简单:减轻龙鼓滩路的行车数量。”刘威平指出自堆填区建成以来,龙鼓滩居民一直希望政府可以建一条新路,避免垃圾车、泥头车及货柜车等大型车辆经过住宅。不过时至今天,政府建了水泥厂、炼钢厂、焚烧淤泥设施,未来甚至打算建大型骨灰龛场,唯独对改善交通网络只字不提。

    龙鼓滩村长刘威平最后表明,将在这周五立法会审议堆填区拨款前一晚到立法会外绝食抗议,如果拨款获通过,将不排除会发动约200名村民堵塞驶往堆填区的道路。

    暴雨天污水渗透到深圳湾

    在距离堆填区仅130米的下白泥村,硕大的堆填区屹立眼前,绿色和灰色的薄膜覆盖着“垃圾山”,在中午的烈日下显得斑驳怪异,臭味可谓扑面而至。

    堆填区在面向深圳湾临海而立,在下白泥村的河道可以清晰看到,堆填区的排污口就开在河道上,排放到深圳湾中。“每到大暴雨,尤其是黄色暴雨,堆填区的污水处理池爆满,垃圾渗漏液就会从地下的渠道涌到深圳湾。”下白泥环境关注协会的杜先生表示。

    陈难生看到了村民提供的排污图片,很是忧虑。“垃圾堆填区正对着蛇口,深圳湾中还有不少养蚝的竹排,一旦被垃圾水污染,不堪设想。”

    杜先生表示,村民声援龙鼓滩村,是因为感同身受。“龙鼓滩村要面对的是尘埃和噪音。下白泥村由于没有山坡作为天然屏障,而且与堆填区只有一河之隔,村民要直接面对堆填区发出的恶臭。”

    “就是这股味道,垃圾的味道。”曾在深圳西丽垃圾填埋场调研的敖建南,在下白泥村一下就辨别出填埋场的臭味。下白泥村与垃圾填埋场仅一河之隔,但属于元朗区,港府依据填埋场建于屯门,而并未咨询元朗区议会,导致下白泥村民限于孤立的困境。

    [两地声音]

    香港

    港环保署:

    环评不涉及香港以外范围

    对于深圳蛇口居民所反映的屯门堆填区会影响到他们的意见,香港环保署在回应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新界西(屯门)堆填区扩建计划及新界东北(打鼓岭)堆填区扩建计划的环境影响评估是根据香港《环境影响评估条例》进行,不涉及香港以外范围。

    环保署强调,评估结果确认对范围内附近环境的影响会维持在既定的标准及指引内,更不用说范围以外的地方。

    对于堆填区散发臭味影响居民,环保署回应称,香港现有堆填区的设计及运作皆符合各项非常严格的环境表现指标及要求和国际标准。就堆填区的气味问题,承办商已实施多项缓解措施,包括避免产生臭味及除臭措施。署方会继续密切监测堆填区的运作,以减低及避免堆填区对附近环境的影响。

    梁振英:

    希望立法会通过扩建前期拨款

    港府计划扩建屯门和打鼓岭堆填区,扩建屯门堆填区的计划受到深港居民反对。港府计划在本周五将两个拨款申请提交到立法会财委会审议,其中屯门堆填区只是提交3000多万港元的前期研究拨款申请,但仍阻力重重。

    昨日,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香港需要堆填区,目前要提交的关于屯门堆填区的拨款申请只是前期研究的拨款,希望拨款能够通过,才能研究该如何扩建。他说,即使在源头做最大努力减废,仍然会有固体废物需要送往堆填区。

    梁振英强调,在拨款后研究过程中,政府会同时与当地居民和区议会继续商讨怎样可以做好种种措施。

    PK

    深圳

    南山市民代表:

    涉及两地的规划 港府应尊重深圳人意见

    2008年港府拟在屯门建设垃圾焚化炉,引发深圳市民赴港,质疑港府没有咨询深圳意见。时隔5年,港府扩建屯门堆填区,深圳市民也并不知情。“饮水思源”是陈云生强调最多的词语,他指出港府最起码应该知会深圳市民,目前的做法确有问题。

    “堆填区的对岸蛇口,就是深圳改革开放的窗口,而后海片区住宅林立高速发展,未来蛇口还将规划太子湾邮轮港,但眼看着对岸一片白花花的垃圾填埋场,实在不堪入目。”敖建南建议,港府应该暂停扩建填埋场,至少也要缩减扩建规模,并就填埋场的最后关闭停用制定明确时间表。“南山居民,面对这个每天抬头就能看到的垃圾堆填区,老实说心理压力远比实际的环境影响还要大。”

    敖建南认为,港府以后涉及两地的规划,应该尊重深圳市民的意见。“说轻一些,港府没有咨询深圳市民,这是没礼貌;说重一些,就是不尊重;再讲狠一点,这是无视深圳人。”

    AⅡ04-05版 采写:南都记者 康殷 吴怿

    摄影:南都记者 康殷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