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全能神”在招远
村民:“我们这每个村都有,已经有十六七年的样子了”
日期:[2014年6月3日]  版次:[AA05]  版名:[重点]  稿源:[南方都市报]   
 
<p>    6月2日下午,山东招远玲珑镇台上村,80岁的杨奶奶说,其儿媳自从四五年前开始信邪教“东方闪电”后,离家出走至今未回。 南都记者 刘有志 摄</p>

    6月2日下午,山东招远玲珑镇台上村,80岁的杨奶奶说,其儿媳自从四五年前开始信邪教“东方闪电”后,离家出走至今未回。 南都记者 刘有志 摄

    6月2日下午,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80岁的杨奶奶正步履蹒跚地端着一碗白米饭去喂小狗,南都记者来到招远市玲珑镇台上村,让她十分意外。“我一天天哭,一天天哭,愁死了,简直没法过了。”杨奶奶用皲裂的双手揩拭着眼泪。2013年农历七月廿一日,杨奶奶的儿媳妇张女士不见踪迹,一起失踪的还有她的传教书籍和家里所有的钱。“你们这里有信邪教的吗?”“有,有很多。”6月1日、2日,南都记者走访了招远市张星镇的张家村、蒋家村、英里村,和玲珑镇的高家村、台上村,几乎所有村民都如此回答。

    媳妇信了全能神 离家出走杳无音信

    “‘东方闪电’了不得,这是一个邪教。”杨奶奶讲述,今年四十六七岁的儿媳妇信邪教已有四五年,在台上村附近的金矿上班时不知怎么信上了“东方闪电”。儿媳妇还向丈夫和婆婆传教,说“信了后就有福”。

    刚开始杨奶奶并没有察觉出儿媳妇的异常之举,只是经常“用东西堵住耳朵孔”。但后来张女士就早出晚归外出传教,家里和地里的活也不管不顾。

    杨奶奶家种有1 .2亩玉米,此外,无以为生,她儿子李学鹏(音)经常要出去做点零工。为此,他和老婆张女士经常吵架,甚至把她关在房间里。但房门却被砸出一个大洞。

    “打了也没用。关得了人,关不住心。”杨奶奶说,2013年上半年开始,儿媳妇干脆很多天都不回家,回来住两三天又带着资料外出传教。实际上,早在2012年,张女士就离家出走过一次,直到该年冬天才回台上村。

    2013年农历七月廿一日,张女士又带着传教资料离家了,电话也打不通,至今杳无音信。实际上,杨奶奶也不知道儿媳妇离家的确切时间,连她怎么离开的也不知道,“就这样人就没了”。

    杨奶奶和儿子找了大半年都毫无进展,他们情急之下选择了报案,但是同样无果。今年1月份,绝望透顶的李学鹏到法院起诉,和张女士离婚了。

    今年张女士的爸爸生病差点死去,张女士也没有回家。80岁的杨奶奶浑身不舒服,腿疼、头昏,但是她还要每天为自己和儿子做一日三餐。

    6月2日,南都记者询问三位妇女:“你们当地是否有信邪教的人?”她们迅速离开。后来一位村民讲述,这三位妇女就是信“东方闪电”的。

    邪教一般选择四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妇女

    今年45岁的李女士是招远市玲珑镇高家村的理发师。大约在16年前,她是一位“东方闪电”信徒。

    当年,年轻貌美的李女士对自己300度的近视眼很不满意。有一天,一个自称信“东方闪电”的男人用手摸了一下她的眼睛,说近视眼很快就会好。“他还说信了他们之后家里就没灾难。”李女士说,这个男的是当地邪教组织的“头儿”。信以为真的李女士真的参加了他们的聚会,同时加入的还有她的一位女邻居。第一次聚会地点就是在这个邻居家里。

    李女士记得,聚会人数不多,只有四五人,但她们从来不进教堂,聚会地点不固定。“有时在这家,有时在那家,有时还请外面的邪教领导过来讲课。”

    后来,李女士的公公警告她,最后李女士不再去参加聚会,四五个礼拜后就退出了邪教。

    李女士说,正规的基督徒从来都不入户传教,而邪教徒则经常三三两两结伴到外地传教。“他们传的时候,用一张张纸写着一些《圣经》上面的话”。

    在招远市张星镇英里村,有一个邪教徒宣扬“神功”,说20斤大米一年都吃不完。李女士说,邪教人员宣扬人生病了不用吃药打针,祷告女基督就能治好。

    “我们这每个村都有(邪教),已经有十六七年的样子了。”和李女士同一村的王女士是高家村基督教徒的负责人。她说,邪教一般选择传四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妇女。

    据悉,在招远市张星镇,邪教发展也很厉害。一位张星镇奶子场村的农民讲述,每周六邪教徒都会到农民家里甚至旅游景点去散发传单。

    王女士透露,政府相关部门每年都会打电话给她询问当地情况,避免正规基督徒被拉入邪教。她说四五年前,高家村的一位邪教徒被政府抓了起来。

    据了解,在玲珑镇高家村、台上村附近的邪教,也称“蒙头派”,在家祷告时需要用毛巾蒙着头。蒙头派不是星期天做礼拜,而是星期六做。

    装基督徒打入内部拉人入教

    “5.28”故意杀人案,六位全能神教徒的凶残在招远市基督教界引起了极大震动。据招远市三自爱国教会宋会长介绍,她专门开会提醒弟兄姊妹们,在这些天要“提高警惕,注意防范”。

    2013年7月,信基督教20年的王女士在路上遇到一个40岁左右的陌生女子,对方要她别读《圣经》了,加入他们的组织,并拿出一沓讲义送给她。“我问她是不是‘东方闪电’,她说‘东方闪电’有什么不好吗?”王女士一眼就看穿了对方是邪教“东方闪电”,因为“我们是读《圣经》的,而他们不读《圣经》,读教主编的教义。”

    遭遇类似经历的还有杨女士。24年前,她受洗信了耶稣基督。2013年春天,一个自称在南方做买卖的男子来到她家,称自己是神的使者,叫她去迎接。杨女士讲述,她外甥的老婆也信东方闪电,“经常出去传教,连家都不要了。”杨女士本来想帮着她分辨真假,“做做交通”,但是对方却把自己锁起来,不搭理。

    城区教堂负责人侯女士总结,“东方闪电”一般有四个明显特点:一是,没有公开聚会地点,都是偷偷摸摸在家里聚会交通;二是,打着耶稣的旗号,但嘴里经常说出“恶魔”“邪灵”之类的胡言;三是,单线联系,有上下级关系,一般分为10人小组,50人一大组,人满后就不要了;四是,用物质、利益来引诱。

    据上述了解全能神的人士说,全能神还拉拢其他教派成员,内部暗语叫“偷羊”。他们会派人装成基督徒打入内部,然后主要下手对象是这个小教堂的牧师。会为了把他拉进邪教成员,不惜一切代价套近乎。比如:去给他家干活,送他东西,需要什么,尽量满足。然后找机会请他来家里吃饭,找邪教里的其他人配合拖他下水。

    据悉,招远市共有19个基督教堂,信徒近2000人。“有一些经不住迷惑,就被拉出去了。”侯女士介绍,城区教堂目前有信徒200多人,被“东方闪电”拉走了10多个。

    分析

    “全能神”明显带有涉黑性质

    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宗教蓝皮书:中国宗教报告(2013)》一书指出,“全能神”教不只是在教义上歪曲,而且明显带着涉黑性质,对脱教者或不信者采用的手段之卑劣和残酷都是其他异端邪教远不能及的。

    全能神教的发展、蔓延,对社会产生严重危害。邪教的产生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不从社会问题着手是难以解决这一问题的,防治此类邪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早在2012年12月,该邪教组织就在多个省份浮出水面,该派信徒毫无顾忌地在多个城市打起横幅宣传并向行人散发传单。在偏远农村、城乡接合部及部分城市地区,用登门宣传、走街串巷、打横幅、发传单和利用扩音器等方式煽动人们入教。

    “传教者”以中年女性居多,她们一方面散布恐慌,另一方面蛊惑人们只要信奉“全能神”即可躲过劫,同时宣称“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

    南都记者 冯军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