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平度乱象:刑案要查,施政责任也要究
日期:[2014年3月27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3月25日深夜,平度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度公安”发布消息称,3月21日发生在该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的纵火案告破,王月某受承建商崔连某和杜家疃村村委会主任杜群某指使实施犯罪,具体实施纵火的则是王月某指使的另外四人,目前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村委会主任与承建商合谋,纵火致人死亡,虽然这样的剧情于公众而言亦算早有预料,但事到眼前却依然令人发指。多大的利益,多深的仇恨,才足以让人动杀念,催生如此惨剧?嫌犯落网,已经启动刑事案件的侦办、诉讼程序,则侦查机关的严格依法办案成为关键,案件幕后是否还有更高级别官员、企业牵涉其中,亦是依法独立办案所必须要查清的内容。

    前有消息称,中纪委已受理平度村民的举报,社会舆论亦多次呼吁更高级别调查的启动,考虑到本案发生前后当地有关部门“深度介入”征地风波的情况,为案件进一步调查的顺畅计,更高级别的公安、检察机关介入案件侦办,有其必要性和迫切性。

    回到案件目前的侦办进程,直接纵火和指使的嫌疑人落网,随后的案件侦查、起诉和审判环节,平度方面或将面临更多考验。依照现行刑法的相关条文分析,由于此次纵火所危及的并非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故可能很难适用刑法分则中类属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放火罪。则司法机关对相关人员行为的罪名选择,将在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死亡罪甚至故意杀人罪等几个罪名间取舍。而从公众情绪角度观之,司法机关针对不同嫌疑人的行为予以最终的罪名选取,多种可能性中都或将面临更大的舆论压力,何况司法机关目前在地方权力格局下的尴尬处境,更会加重公众对其的不信任。

    事实上,平度“3·21”案件的恶劣程度,包括案发后地方政府部门畸形维稳思路的反作用,使得目前案件所呈现出的初步侦办结果,恐难完全符合社会公众对本案严查严办的预期。地方政商勾连、利益勾兑下的征地拆迁乱象,如何给公众一个像样的交待?这些疑问,显然是一个普通刑事案件的判决结果所注定无法满足的,也不应过度期待一份司法判决能消弭长期以来积累的地方纠纷和矛盾。但这并不是说,地方政府因长期施政措施失当,而导致征地矛盾重重甚至刑事案件频发,不应该为此给出一个说法,主要责任人更必须为此承担相应责任。

    退一万步讲,如果平度“3·21”案件最终的侦办、审理结果,并未超出目前所呈现出的格局,未发现官员、开发商与具体刑事个案的直接证据关联,但青岛以及平度在近些年来所展现出的征地拆迁矛盾,也应该有一个外在于司法调查程序的行政追责和反省。正如《人民日报》在此次平度事件中反复追问的一样,征地手续是否真的合法有效且齐备,征地过程中与村民的平等协商、依法补偿等程序,是否经得住严格的核查?不独此次发生命案的杜家疃村,2013年7月,平度金钩子村,也曾上演过激烈的强拆剧目,拆迁队破门而入、架走睡梦中的村民,房屋顷刻间被推倒,随后在该村亦有拆迁矛盾引发的刑事案件,目前还在诉讼程序中。

    一亩地,从村民手中收回所支付的对价仅几万元,转手卖与商业开发便是上百万的收益,地方政府的这种土地财政思路,到底还需要多少公民付出生命和财产的代价才能换来一次彻底反省?主政官员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所施加的影响,以及当地警方在面对拆迁纠纷时的偏袒态度、选择性执法等,是否也应当有一个必要且深入的问责?

    刑事案件的法律追责与地方政府施政责任的追问,两者不应偏废,需要同步进行,惟此,或才能回应和解答公众对征地血案引发的地方治理乱象所抱有的普遍忧虑。《人民日报》追问道:平度何以平度?中国社会的发展和治理,何尝不需要探索出一条遵循和平与法度的路径,少些杀伐,多些坐下来谈的平台和机会。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