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只有尊重医生,医改才能成功
日期:[2014年3月7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作为民生话题中的重磅题材,医改问题在这几年两会从未经历过冷却期。3月5日,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东代表团的会议上,就医改问题进行发言。发言中,钟南山直指过去五年中国的医改进程非但没有明显进步,反而在一些领域和地区倒退。他举例,广州医生去年的账面收入是46012元,实际收入为19万多元,二者相差近15万元。理论上来讲,15万接近于灰色收入,这显示医生收入的相对合理性和收入来源的不合理性,其中的矛盾也构成了目前医患关系恶化状态的主要因素。

    根据中国医院协会发布的资料,凡是三级以上的医院,都发生过暴力伤医事件。这其中,一个基本规律是,越大的医院,爆发医患冲突的事件越多,冲突的恶劣程度也越高。2013年10月25日,发生在浙江温岭的袭医事件震惊全国,这一事件也让很多医生群体感到职业上的严重危机感;今年2月,南京护士陈星羽因为被患者家属追打,造成下肢瘫痪,令人错愕。

    医生作为一个职业,已经丧失了大众对其足够的尊重,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医生群体所蕴含的集体性的焦虑感,也已经越来越强烈。作为一种流行的社会观念,普通人对于医生的态度不再像从前那样出自内心的尊重,而是将医生看成是一群占据着专业知识的商人,将看病的过程看做是一种交易。不幸的是,现实的情况却又能部分印证这一观念。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尽管在近几年医保普及之后得到一定的解决,但总体上,人们对于医院收费昂贵的印象并没有摆脱。也正因此,诸如“走廊医生”兰越峰这样尽管充满争议,但却能够代表患者利益的医生,能够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

    更要看到的是,医生所丧失的社会认同和尊重决非仅仅是患者一方,国家对医生,医院对医生的尊重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低。作为一门高尚的职业,医生从各方面理应获得的尊重,正在不断流失。患者把就诊看成“交易”,而医院则把医生就诊看成创收的途径,彻底扭曲了针对医生的激励体系。

    如钟南山所指,广州的医生一年人均收入19万元并不为过,甚至相比全球的主流标准还略有偏低,但19万元中有3/4来源于各种补贴和灰色收入,却非常地不合理。这中间,主要问题在于医生的劳动价值被严重忽略,医生凭借知识、技术和专业付出的劳动,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举一例,即便在三甲医院,医生在出诊时都很难建立起“诊金”的概念,所谓挂号费对应的是医院的行政成本,但最为重要的医生脑力成本,却没有被计入就诊成本中去。

    正是医生的专业付出没有得到体现,所以医院为了确保医生的积极性,就通过各种多开药、增加检查费、扩大床位规模等非常规的手段来实施“增收”,这也最终导致单个医生面对的患者过于繁多。而由于医患之间的沟通严重不畅,又带出无数医患冲突悲剧的诞生,即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只有尊重医生,在物质激励和职业认同上给予医生合理的体现,医生的积极性才会被调动,医改才有通往成功的可能。

    >欢迎回应:shelun@188 .com 南都网:w w w .nandu.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