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黄洁夫:移植器官不再依赖死囚
全国政协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透露,38家移植中心已停用死囚器官
日期:[2014年3月5日]  版次:[AA16]  版名:[重点]  稿源:[南方都市报]   
 
<p>    黄洁夫表示,现在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有医生要自保。南都记者 张明术 摄</p>

    黄洁夫表示,现在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有医生要自保。南都记者 张明术 摄

    “现在已进入到器官移植发展的新阶段,(器官移植工作)摆脱依赖死囚器官的历史阶段。从去年启动,到今年3月2日,全国有1570例器官捐献,有近5000例患者重获新生。而且器官捐献数字,同期远超死囚器官捐献。”昨日,原国家卫生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医卫界委员召集人、器官移植专家黄洁夫还透露,目前诸如广东、北京等地,一共有38家器官移植中心,已停止用死囚器官了。

    他还表示,大医院的医托、医闹都跟医患关系有关,那些门诊过万人次医院,同时有5万人在转,医生每天要看60—100个病人。“这个不闹才怪呢。”

    器官捐献:最怕媒体报道“一个器官多少钱”

    “我们没有剥夺死囚进行器官捐献的权利,死囚也是公民,也有捐献器官的权利,关键是要经过他的同意,经过他的家人同意,就跟公民捐献一样。同时要进入到现在国家的分配体系,进入电脑来分配。”

    他表示,从去年8月卫计委启动强制分配以来,器官捐献、分配已走向正轨。今年3月1日,国家成立器官捐献和移植委员会,将卫计委和红会的工作结合起来了。

    黄洁夫同时也提到了对捐献者家属的人道救助问题。“不会叫统一的标准,而是叫统一的原则,我最怕媒体报道说一个器官多少钱,因为生命是无价的,有一些困难家庭可以进行一定的人道主义救助,可是方法有很多种,一定不要说是一个标准。”

    医患关系:医生和患者都是受害者

    “我是老医生了,我有很多同学的子女都不愿意学医,因为太辛苦,社会矛盾太多,”在论及目前的医患矛盾时,黄洁夫很感慨,“我的女儿也没学医,学的是法律。”

    “医患关系紧张,医生和患者都是受害者,最受害的就是患者。因为医生有顾虑,其实一个好的医生,是敢冒风险的,1%的可能性也要挽救病人的生命,可现在的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医生要自保,很多外地医生,稍微有一些风险,就跟家属说不做了,有一点风险他就不愿意做,尤其那些家人激动的,医生们觉得应安全起见。”

    签约拒收红包:不能靠单纯行政手段

    国家卫计委规定5月1日起医患签约拒收红包,引发许多医生吐槽。黄洁夫也认为这样的重复宣誓、签约意义不大。“病人进院的时候签一个协定,不准收红包回扣,科学吗?合理吗?医生进学校的第一天就有宣誓,宣誓的时候就包括了这一点,如果一个人要不断地宣誓的话,那这个誓言是没有效的,损害了这个人的尊严。”

    他表示,(拒收红包)是很简单的事,不能靠单纯的行政手段。“你签了他就不收了吗?这个问题搞了几十年,要解决问题需要从根本、源头上来制约杜绝。”

    “现在还没让我签,如果让我签的话,我会说签了几十年了,1963年进医学院时就签了,终身承诺。”目前,黄洁夫依然是协和医院肝外科主任,仍是医生。

    控烟:中国很快会进行控烟立法

    去年年底,中办、国办下发了领导干部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的规定。这对兼任全国控烟协会会长的黄洁夫无疑有许多助力。

    “今年的情况比去年好很多,两办的规定出台后,大家都会注意了。形成了一种抽烟者有抽烟的自由,不吸烟者有不受二手烟危害的权利。”他表示,这次会议期间,如果看到有委员抽烟,他会制止。“我会告诉他我是控烟协会的会长,我不会说你不要抽烟。”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没有进行控烟立法的国家之一,但黄洁夫表示,“很快会出。”

    南都记者 王道斌 安小庆 发自北京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