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刘汉案警示法律底线 不可逾越
日期:[2014年2月21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2月20日,湖北省咸宁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刘维(曾用名刘勇)等36人,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经营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21项罪名,被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消息的公布,让持续发酵近一年的传闻终于得到证实,也让备受关注的神秘富豪刘汉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再次彰显中央反腐打黑的坚定态度和政法机关果断亮剑的坚强决心。

    被坊间称为“资本大鳄”“矿业大亨”的刘汉,是四川最大的民营企业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上市公司金路集团董事长,旗下拥有数十家子公司,横跨金融证券、能源电力、房地产、矿业开发等多个领域,资产高达数百亿元,曾被《福布斯》杂志称为“潜在水底的真正富豪”。而他更令国人熟知的,则是其捐建的“刘汉希望小学”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屹立不倒,被誉为“最牛希望小学”。刘汉还有四川“首善”之称,曾连续三届当选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拥有的个人荣誉称号多达20余项……

    从寒门子弟到超级富豪、“四川首善”,刘汉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如果一切都像他头上的光环那样艳丽,刘汉就是一个励志的典范。然而,再玄妙的谜面,终究会有被揭破的一天。原来刘汉的励志史就是一部野蛮生长史,主要依赖鲜血和黑金书写。

    这样一个谜底,原本并不需要直至今日才得以揭开。新华社记者在题为《国法如天》的报道中写道,“以黑护商、以商养黑”一直贯穿于刘汉的暴富发家史中,而刘汉的这种黑道背景“在四川并不是秘密”。

    是的,怎么可能是秘密呢?官商勾结暗箱操作,操纵几个工程项目,一般人也许难以知晓,一再犯下命案公然杀人,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共造成9人死亡,又怎么可能掩尽当地民众耳目?事实是,“很多受害人家属明知刘汉兄弟就是凶手,却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直说‘刘家’,只能用‘那家’来代指。”

    被刘汉不法侵害的民众到底怕什么?一个叫唐先兵的犯罪嫌疑人提供了答案。1998年,刘汉的公司因拆迁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唐先兵等人公然将一位村民乱刀捅死,其在归案后自述,“出事以后我毫发无损,胆子一下就大起来了,为了公司我什么事都敢做了,杀人也不怕了。”杀了人居然“毫发无损”,显然会带来明显的两重刺激效应:一方面是犯罪嫌疑人“胆子一下就大起来了”,此后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另一方面,受到侵害的民众只好将悲伤和愤怒深藏于心底了。

    一言以蔽之,让当地民众真正恐惧的并不是刘汉们,而是他们连杀了人都可以毫发无损的能量。显而易见,这样一种超级能量,不是养几十个打手、买一批武器就可以获得的,它需要权力的庇护,也需要司法的休眠和法律的沉睡。在刘汉案中一起被公诉的当地多名政法干部证实了这一点,但刘汉精心织就的官场保护网、关系网到底有多深多密,也许只有留待案件审理之后了。

    据新华社报道,刘汉等人归案后,“消息传来,当地老百姓奔走相告、拍手称快,鞭炮声经久不息,气氛之热烈如同过年。”在一个公平正义塌陷了十多年的地方,民众的这种表现十分真诚,但也耐人寻味:未来如何保证这块土地上不会再生长出一个“刘汉”?不会再发生连杀了人都可以毫发无损的咄咄怪事?

    刘汉的野蛮生长史证明,不怕刘汉们多暴戾,就怕社会没有遏制这种暴戾的利器。打造这样的利器,只有依靠法律和司法。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所指出,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刘汉团伙的覆灭昭示,只有筑牢法律的底线,司法机关才称得上是忠于职守,国家社会也才会见得出公平正义的光辉。法律红线不可触碰,法律底线不可逾越。

    不止如此,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核心价值。正如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所说:“一个社会的核心价值,决定着这个社会的行为准则和努力方向。”“如果公平的阳光变得晦暗、正义的空气逐渐稀薄,市场经济就可能异化为茹毛饮血的霍布斯丛林,现代社会可能陷入你争我斗的零和游戏”。只有“当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成为共同追求,当公平正义的阳光洒向每个角落,社会活力才会竞相迸发,内生动力才会充分涌流,改革发展和民族复兴才能获得用之不竭的精神源泉”。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