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纯粹的欢乐,稳稳的幸福
日期:[2014年1月31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真快,又是一年。这一年的周而复始,再次以春节的名义权作停歇,平日里“在路上”的奔波,终究要以一年里最拥挤的一次在路上的归途作结。读者诸君,是否已然如期到家,是否感受到了一丝家的味道、亲情的温馨?或者,仍在做坚持,情愿地,抑或不情愿地加班加点,甚至因为买不到票这样的原因而不得已地改变行程?

    我们在这里给您拜年,这是一年一度的祝愿。祝愿历尽周折回到家人身边的您,能够尽享这足够奢侈的片刻欢愉;祝愿在工作岗位上迎来新年的您,心里同样装着家人的牵挂,能够分享温暖的痕迹;祝愿那些为着梦想而奋斗、而坚守的人,有信念地生活,虽不无失去,却终究会了然那些付出的意义,哪怕正面临着挫折,却依然要坚信未来的明亮,以及潮流的浩浩汤汤。有些人,为了个人梦想而选择继续奋斗,还有些人,为了公共利益而毅然决然于困苦,他们同样春节无法与家人团聚,却同样配得上我们的敬意与祝福。

    春节之于中国人,更多是忙碌一年间对传统的回首,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记忆留存,那些逝去(或是淡去)的传统节日,被时光所冲刷,同时也因为生活的节奏而显得平淡无奇。可能只有春节,只剩下春节,依然那么浓郁,而且常过常新,这是最后一个依然温情脉脉的中国节日。于传统而言,现代人的记忆、习惯或许太过刻意,在斑驳的习俗间穿梭,人们也许并不确信自己所坚持的,是固旧的传统,还是那份寻找、重申的心情。

    岁末年尾,因为历法的繁复而给予中国人两次欢愉的机会,又仿佛早有定数、各有侧重。公历新年,想来可能更偏重宏大的叙述,做往事回首,做前景展望,于社会、于时代、于家国,都可能满是豪迈。农历春节,却更多是私人化的欢度方式,家人团聚,亲友叙往,这个时间段里有娱乐,有交谈,有总结,也不乏展望,但所有的表现都显现出更多私人化的维度。

    公历中可能再普通不过的时间刻度,被古老的中国人赋予传统的意义,也被现代的中国人添加各色话题。回不回家,独生子女越来越多地组建家庭,回哪个家过年也成为不得不认真面对的难题。回家后如何应对七大姑八大姨关心地询问,平日对北上广的空气污染、生活压力满是抱怨的人们,回到故乡是否要面临同样污浊的河流、并不精致的农村建设以及昔日同窗的本土化生活。或许真的厌倦,但请尽力去体会,那可能是平日焦灼的奔波所不常见的故乡,以及生活。再或者,那些口中的“厌倦”,本来就是幸福的一部分。

    坐在一起,是真心在交流还是存心要攀比,攀比中有没有吹牛的成分……难得一次的聚首、相见,是否可以暂时收起日常的疲惫,享受这难得的轻松、温情?一家人的围炉夜话,一群人的把酒言欢,一代人的叙往忆旧,那么美好、那么珍贵,这是最应该放下手机、切断Wi-Fi的时刻,是最应该把目光从iPad屏幕上移开的时间。甚至在这些时间,红包也是美好的,因为它不像平日般掺杂复杂的心绪,只有对晚辈的祝愿。当然,放不下手机也没什么大不了,你会发现,拜年的短信已经一去不返,悄然间你又迷上了微信点赞,如果电量允许,也不妨给平日的好友送去远远的问候。

    因春节之名所划分的这段时间,留给家人、亲友,同时也是留给自己。打理一整年的辛劳,抚慰一整年的疲倦,激活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块情感。跟父母进行一次愉快的谈话,而且是那种一定要超过两分钟平日通话的时长,有多久没有敞开心扉,或者是否还具备敞开心扉的能力?春节与家庭有关,与亲情有关,这是人类最朴实的情感,跨越语言,它可以不叫“春节”,但它一定存在,而且无法磨平,无法冲淡。

    难得的时间,留给自己,留给家人,留给温馨,留给春节,在这样的时刻,请让我们彼此祝福,并给彼此以宽慰。疲惫的过往,可能会更艰辛的来年,请在春节的节点暂且统统放下,过简单的节日,享纯粹的欢乐,让最平常的幸福,稳稳地在手里,不离不弃。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