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增长模式顽固待改革GDP超预期亦难安心
日期:[2014年1月21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在一片经济低迷之声中,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3年的全年经济数据。去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568845亿元,同比增长7.7%,虽然这是G D P同比涨幅连续第三年放缓,并创下14年来的新低,但仍完成了年初设定的7.5%的目标,且略高于市场预期的7.6%。

    即使去年决策层屡次强调淡化G D P,并提出改变唯G D P用干部的政绩考核标准,但无可否认,作为一项衡量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尤其是在经济下行通道中,G D P增速仍然是许多人翘首以盼的数据。不过,超预期完成G D P增长目标,乍看之下令人安心,若细究经济增长动力来源,却难免忧心起来。

    去年喊破了嗓子的“调结构”和“注重经济发展质量”收效甚微,依靠投资拉动的模式仍然没有改变,甚至在不断固化。去年全年的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436528亿元,较2012年名义增长19.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9.2%);其中,国家预算资金增长17.0%,国内贷款增长14.4%,自筹资金增长20.8%,利用外资下降3.7%。虽然同比增幅较2011年、2012年略有回落,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从环比看,去年12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1.41%,这一趋势还在扩大中。而与此相对的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0%,不仅增速跑输G D P,且大大低于2012年9.6%的实际增长速度;消费增长也慢了下来,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上年名义增长13.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5%),月度同比一直徘徊在12%、13%,与2012年徘徊于14%、15%相比增速明显下滑。

    2013年,顽固的投资拉动经济模式仍在继续,“铁公基”依然唱着主角。一边厢是时时强调着的新型城镇化要以人为本,另一边厢却是去年8月多省份下发文件促进投资快速增长,大搞铁路、基建,以城镇化之名圈地造城。结果是,全年基础设施(不包括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投资71695亿元,比上年增长21.2%;全年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357815亿元,比上年增长14.2%;新开工项目389256个,比上年增加66194个。

    在疯狂造城、猛投基建的背后,是进一步恶化的地方债危机。有媒体披露,为支持基础设施项目,截至2013年12月中旬,地方政府利用地方融资平台发债及商业票据合计高达9679亿元,相当于企业债券市场总规模的20%以上,刷新了2012年的9500亿元的纪录。即使银监会下发了一系列限制平台债和过度投资的文件也无补于事,随着银行贷款的收紧,其占资金来源的比率由2010年的79.01%降为52.2%;地方政府纷纷转向BT、发行债券和信托融资,根据审计署的数据,前二者分别占债务余额的11.5%和11%,高息债券明显导致举债成本的上升,有些地方的BT项目融资成本甚至高达20%。而地方债的主要流向仍然是基建,而且高度集中在土地收储,这让风险性大大增加。在举债成本高企、风险增加的情况下,地方债的增长速度仍在加快,与2010年相比,其年均增长达到19.7%,远超经济与财政收入增速;而基层政府尤其令人担忧,债务率高于100%的县级政府数量与2010年相比增幅高达97%,借新还旧率亦有明显上升,还有县城提出要建“东方迪拜”。

    在政府信用的隐性担保下,天量资金从各个渠道流向了基础建设,被绑在基建上的资金加剧了银行流动性紧张的局面。随着政府信用的透支和道德风险的扩大,整个经济社会正被顽固的投资拉动模式拖入越来越深的漩涡当中。

    2013年,虽然决策层多次强调“调结构”、“激活存量”,亦推出了减少审批项目、放开贷款利率下限、取消企业注册资本门槛以及民营银行有限牌照等改革措施,却并不足以改变顽固的旧经济增长模式。2014年,期待有更深层次的财税、土地等制度改革,以撼动投资拉动这一危险且已陷入低效的增长模式。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