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评]鼠标少年被退学理由为何模糊不清
日期:[2013年11月19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甘肃天水张家川少年杨某稍早前曾因发微博质疑当地一起男子非正常死亡案件的死因,被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此事一经曝光,当地警方之举饱受争议。随后,警方对其撤销刑拘,改为行政拘留7日。杨某释放之后,曾当着众多媒体之面否认在被警方带走后曾遭遇殴打。但时隔一个半月之后,以此前害怕被报复为理由,杨某向媒体推翻了自己的说法,表示自己在正式审讯前曾被四五名警察殴打,并给出了具体情景的描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杨某公开警察曾殴打自己之后,又会同自己的律师,向天水市公安局提交请求撤销行政拘留决定的行政复议书,同时向张家川县公安局提出7元钱的刑事赔偿申请。从9月17日至今,围绕张家川这位鼠标少年发生的曲折故事,似乎给杨某所在的学校造成的影响比给杨某自身的更大——— 至少11月18日天水市育生中学在劝退杨某时持有的是这一态度。而杨某自身的态度则更耐人寻味,他在微博表示:自己借读于该校,在张家川事件未了的情况下,应少给学校添麻烦,选择去外地私立学校就读。

    按照常理,一个16岁的少年在经历了这么多曲折之后,更应该担心的是他的心理状况。人们很容易相信,警察的盘问和数日的拘留会给他并不成熟的内心带来难以抹去的创伤,诸如聘请心理医生对其进行安抚和治疗的提法,早应该摆上日程。但令人惊异的是,首先忍受不了压力而选择爆发的并不是杨某,而是他所在的学校。按照天水市育生中学一位副校长的说法,学校受到各级部门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不能让杨某继续在该校就读。

    那么,学校到底是受到了什么具体的压力呢?是哪一个部门施压,又是何种舆论压力,导致校方不得不选择以退学的方式处理杨某。目前,学校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不过,结合此前警方在杨某获释后给他的忠告“对你未来有好处,也给家乡留点面子”,似乎还是能搜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杨某发帖被拘后,主导此事的逻辑并非完全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而是转换到了公众舆论和上级政府手中。在中国的基层社会,政府就是当地独一无二的代表,所谓“让政府丢脸”就等于“给家乡抹黑”。张家川县公安局刑拘杨某被称为“全国500转帖刑拘第一案”,遭受了舆论的巨大压力。在此情景下,假如被释放的杨某胆敢再生事端,政府的舆论压力势必进一步加剧。而学校作为一种体制的延伸,一旦政府遭受压力,则必然会随着行政管制的纽带被传递过来,甚至相对而言,学校所拥有的抗压能力更差,也更容易成为压力的爆破口。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杨某所就读的中学会忍受如此大的压力,甚至像退学这样看似下下策的做法都被推出。这固然是学校领导缺乏舆论应对的体现,但较之政府传递过来的压力,面对这样一个转学避压的学生,“退学”处理很可能是最好的减压方式。因为即便学校遭遇批评,但杨某也不太可能重归学校,而将会由上级教育机构重新安排,从而实现与杨某切割的目的。

    在此事中,无论是警方还是学校,还是其他暗藏背后的势力,在面临外界的压力之时,都选择了弹压、回避、拒绝等办法进行处理,而未敢正面、友好和疏导性地去应对。相比自身压力的释放,杨某受教育权利的被牺牲显得无关紧要,而除了这种价值序列上的混乱,从警方到学校的处理手段来看,一切都显得与传播时代格格不入。但反过来说,这种格格不入的场景,却恰恰是当今基层社会权力生态的典型体现。

    >欢迎回应:shelun@188 .com 南都网:w w w .nandu.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