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规范医德医风,需要独立而强大的行业协会
日期:[2013年8月12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跨国医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和赛诺菲相继在华曝出的“贿赂门”,陕西富平妇幼保健院医生涉嫌卖婴案,都将矛头指向了医师这一职业。一时间,针对医师的负面信息堪称密集,由此也很自然地带来社会对于医德医风的关注。

    而就在此时,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8月11日向记者表示,受国家卫计委委托,该协会已正式启动执业医师定期考核工作,在公示考核结果的同时,医生“不过关”的原因也有望对社会公示。这意味着,在两年一次的考核中,因医德医风问题未通过考核的医生将被列入“黑名单”。

    一般而言,从杜绝医德医风沦丧的角度出发,办法无非从两个方面入手,即外部监管、监督的存在以及内部制度、秩序的建设。这里很难区分两个方面的作用究竟哪个更大,但从事前预防、组织建设的角度来看,显然医师内部的制度规范搭建可能更为重要。这一点,可能与近期多起医药丑闻爆发后民众所要求的强化监管的声音有所出入。的确,在中国社会的语境下,一旦有任何社会问题涌现,人们总是不自觉地将目光转向政府,并期待政府能够以铁腕手段严惩这些违法失德行径。

    公众何以不自觉地期待强力监管的介入,恐怕与其在解决现实问题上存在“急功近利”的心态不无关系。但事实上,医生受贿、医德失范,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仅仅要求政府管得严恐怕只能是一厢情愿。相反,医师协会内部应当发挥更大的作用,直白地说,这些作用不仅仅是搞培训、发奖章,更重要的是懂得去捍卫医师的利益,同时也能够规范医师的行为。

    行业协会的存在,本身是个人或单位为了增进共同利益而组成的社团。故而,医师协会的成立,其核心目标在于捍卫和保障该行业的利益。无论是医生受贿还是令人发指的贩婴,这些都属于损害行业利益的行为。所以,中国医师协会准备以定期考核为手段建立医师的执业信息,可视为行业内部进行自我规范的一次尝试,即通过信息的收集与开发,以达到规范医德医风的目的。

    但与此同时,我们还应看到的是,中国医师协会并非具备充分的独立性。在《中国医师协会章程》的“总则”中,第五条明确规定“本会依法接受业务主管部门卫生部和民政部的领导、监督与管理”。就实际情况而言,医师行业协会的市场化、社会化进程也非常缓慢,从全国一级的医师协会到地方上林林总总的医师协会,无一不身披具有浓厚行政色彩的外衣。可见,医师协会的地位更像是政府的副手,而非平等独立的社团组织。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医师协会之于医生而言,所承载的更多的是政府管理的职责,而非行业自治的角色。理论上而言,医师协会为了捍卫自身利益,完全可以抗衡政府加诸医生群体的不正当责任,例如医药不分、以药养医的制度体系,又如对医生待遇的不正当干涉等等。又及,医师协会也可以通过游说的方式来获得政策上的倾斜。当然,更重要的是,协会内部因为独立性的存在,得以实现充分的制度建设,以此进行行业成员的自律。

    一个独立而强大的医师协会,显然并不能确保医师丑闻的完全杜绝。相反,政府的监管和公众的监督从来就该作为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存在。但要着重强调的是,医师协会不应成为“二政府”,协会与政府的关系必须厘清。在此基础上,医师行业内部的自治和自律体系才能更有效地建立起来,行业规范对于每一个医师的预警才能发挥作用。否则,缺乏独立性的医师协会只能沦为培训机构,提升医德医风的重任则全部落到了外部监督的肩上。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