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个论]沈彬专栏:荒谬的“摇号离婚”
日期:[2013年7月9日]  版次:[AA31]  版名:[个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法的精神

    沈彬专栏

    继买房、买车“限号”之后,离婚在南京也要“限号”了。原来,今年3月房产“新国五条”出台后,南京多个区的离婚量飙升到平时的两三倍;而第二波离婚高潮则在6月份,主要是公民通过离婚,为孩子取得好学校的入学资格。总之,离婚是为了“房事”,上学资格只是“房事”的衍生物。

    面对汹汹离婚潮,南京鼓楼区婚姻登记处的应对之策就是“限号”:遇到人多时,临时启用离婚“限号”措施,即排队预约领号牌,当天的号全都发放完毕,超出的第二天再来排。

    “离婚限号”的荒谬性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结婚、离婚是很纯粹的公民的身份权,它和买房购车有着本质区别:《婚姻法》明确规定了公民有婚姻自由,既有结婚自由,也有离婚自由,不受他人的干涉。但近年来,政府部门在祭出房市、车市种种限售措施之后,居然对结婚、离婚这种个人情感的事也生出了“忍不住的关怀”,做出“限号”决定。于是,笔者也忍不住对“离婚限号”可能的发展展开一番狂想———

    首先,离婚限号引来“黄牛”半夜排队,领取离婚号,再高价转让给需要的夫妻,形成二级市场。舆论呼吁严打“离婚黄牛”,民政局宣布自即日起离婚取号实行“实名制登记”,取号者必须是离婚者本人,一众婚姻走向破裂边缘的夫妻,因为半夜在瑟瑟寒风中排队领号时相濡以沫,而重燃初恋激情,重归于好,如胜新婚。

    之后,民政局接受采访称:之所以离婚限号,是因为市民对离婚的重要性了解不足,缺乏对于离婚财产分配的法律知识,导致离婚登记处理效率低下,比如上月一对夫妇说好要离婚的,女方突然在民政局变卦,情绪失控,甚至打骂民政工作人员。民政局表示,将推出“离婚便民”服务,针对有离婚意向的夫妻举办“离婚学习班”,邀请资深婚姻法专家、民政局离休老领导讲授“离婚诀窍”,经考核学习成绩优异者,可以优先领取离婚号。学习班仅收报名费、场地费、茶水费998元,绝对不会成为民政局的小金库。

    渐渐地,舆论演变为对离婚放号量太小的指责。此时,社会学家A及时发表研究结果称,使用Pearson、Kendall和Spearm an三种相关分析方法,对离婚进行多元归因分析,发现离婚率与犯罪率、交通事故发生率、脚气病发病率成正相关关系。

    规范派经济学家B指出:因为离婚具有“负外部性”,是整个社会在替离婚夫妻埋单,因此离婚绝不是夫妻之间的私事,“到了政府必须好好管管的地步了”。市场派学者C当即撰文反驳:既然离婚是一种稀缺的社会资源,就绝对不能让它成为官员手中寻租工具,必须发挥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对离婚指标进行公开竞价拍卖,价高者得。

    某天半夜,政府突然下发通知:对离婚指标配置实施“双轨制”,一半公开竞价拍卖,一半通过摇号取得。离婚指标拍卖价如脱缰野马、一路狂飙,离婚证被称为“史上最贵纸皮”。之后,“低收入人群摇号十年仍未离婚”等新闻相继曝出,政府决定对弱势群体实施“经适离”,但由于“经适离”投入比例偏低,故申请“经适离”人群仍需参加“经适离”摇号。

    再后来舆论追问:离婚指标拍卖取得的天价预算外收入,政府如何处理?政府部门表示相关收入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具体用途已经写入政府39号文件。但公众发现政府网站上根本没有这份文件,于是政协委员蓄须明志,声明不公开文件,绝不剃胡子……

    至此,我们终于完全遗忘了当初离婚潮的原因,陷入无休无止的、扬汤止沸式的以管制解决管制产生的问题。为什么会有离婚潮?是公民通过假离婚,换取买房、入学资格;为什么有种种限购、限入学呢?宏观地说,就是政府的保障房投入、教育投入不足。所以,谁生病,谁吃药;不要政府得病,给老百姓吃药。

    (作者系法律工作者)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