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治理污染,请拿出决心和行动
日期:[2013年7月8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7月6日早上6时许,广西贺江上游被检测出有害物质。该河流广东肇庆封开段已出现鱼类死亡。贺江是西江的重要支流,西江则是肇庆、珠海、佛山等的水源。肇庆已向西江沿线群众和自来水厂发出紧急通知:停止用水!不要吃鱼!

    上游污染,下游惊魂,这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现代版。人民日报的官微就此评论曰:“这再次说明,环境污染地虽然只是一个‘点’,但是水和空气是变动不居的,上游下游,本应是命运共同体;天涯比邻,更应该结成保护环境的同盟。单打独斗治理不了环境污染,相濡以沫才能成就美丽中国。”

    对生活在下游,尤其是饮水仰给于西江的沿线民众来说,这一段话可谓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心坎儿上。“命运共同体”、“保护环境的同盟”、“相濡以沫”,谁又会拒绝这样的美丽愿景?

    或许,这样的美丽愿景也是污染所在地的人们同样期待的。检索一下关于贺江污染的媒体报道,会看到如是表述:“7月1日,贺州市贺江部分河段网箱养鱼出现少量死鱼现象,贺州市环保局立即对水质进行检测,未发现水质异常。7月6日凌晨4时左右,广西环保厅对贺州市送来的水样检测结果发现,其中贺州市(贺江上游)与广东省(贺江下游)交界断面扶隆监测点水质镉超标1.9倍,铊超标2.14倍。”从报道中可以发现,贺江刚现少量死鱼,贺州市环保局就“立即对水质进行检测”,反应堪称快捷;而广西环保厅发现贺州市送上来的水样检测结果异常更是在“凌晨4时左右”,其敬业之精神尤其令人佩服。而接下来广西方面的系列动作,诸如相关领导的迅速批示、召开紧急会议、安排联合执法、部署全面清查等等,尽管没有超出公众熟悉的经验范围之外,但其应急处置的能力和实际表现显然还是可以得到公众的好评。

    既然是应急处置,一些疏忽也许难以避免。可能会让公众感到困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污染的数据,贺州市副市长闭海东7月7日凌晨曾对媒体声称,“在贺州市与广东交界的断面监测最新数据显示,镉已达标,铊少量超标,饮用水经过水厂处理后,出水质量能够达标,不会对民众生活起居及健康造成影响”,而到了当天上午9时,在贺州市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当地官方又表示,“广西在发现受污染的水体流域至广东交界设置了14个水质监测点,……110公里受污染水体中,镉超标多在1-3倍,最高横截面达5.6倍。……贺江两广交界要完全达标至少在7天后。”贺江两广交界断面监测的数据,为什么会呈现这么大的差异?

    可能会让公众感到困惑的第二个问题还是来自于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信息。贺州官方表示,“污染源初步锁定在贺江支流马尾河。……目前,马尾河沿岸有79家非法冶炼厂,但具体是哪个厂,有待进一步排查。”面对这样的信息,公众的一个问题油然而生:既然这79家冶炼厂早就存在于马尾河沿岸,而且早被当地官方认定为“非法”,那么贺州政府部门针对“非法”行为可曾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

    2012年,广西龙江镉污染曾经给广东人留下了阴影。在这一阴影似乎尚未完全散尽的时候,现在人们又不得不直面污染的再度袭来。这当然是治污不易的一个说明。为什么不易?新华社官微“新华微评”提供了他们观察这一问题的一个视角:“广西环保部门1个月前曾称龙江镉污染事件处置创‘奇迹’,自吹自擂言犹在耳,贺江又现水污染超百公里,此次是否‘再创奇迹’?不认真痛定思痛、亡羊补牢,而忙于文过饰非、敷衍塞责。必然不能杜绝‘奇迹’一再发生。”

    “新华微评”所言或许过于尖刻,但透过这种尖刻的外表,其实质论述完全可以一言以蔽之:治污之关键在于决心和行动。这样一个判断,包括广西环保官员在内的所有中国人谁会不同意呢?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