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确保劳动者收获光荣感是当务之急
日期:[2013年5月1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必须牢固树立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的观念……”,劳动节前夕,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讲话中一连用了四个“最”向劳动者致敬。

    虽然是劳动者自己的节日,但不必统计也可以知道,在每年的5月1日这一天里,全国各地仍然会有无数劳动者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这样的敬辞让工作中的人们没法不动容。诚如有媒体评论所云:“假日里许多仍辛勤工作在一线的劳动者,一定是含着眼泪看完习近平总书记在劳动节到来之际向劳动者致敬的这段讲话的,这复杂的眼泪中有欣慰、感动、辛酸和期待。”

    之所以欣慰和感动,是因为四个“最”的敬辞首先代表着一种观念的回归。现代史上的新文化运动中,“劳工神圣”的口号曾经高唱入云,尽管如此,此后劳动者的社会地位却一度反复。世事沧桑,而今再把“最光荣”、“最崇高”、“最伟大”、“最美丽”的敬辞献给劳动者,其中当有丰富的信息。其次,从新文化运动到现在,作为一种观念,“劳工神圣”的内涵其实还有着积极的变化。新文化运动时期的知识分子赞美劳动者,多半由于眼看劳动者为生活胼手胝足勤苦至极,其歌颂主要来源于情感的认同,而随着公众认知水平的提升,今天人们赞美劳动者,除了同情心之外,更因为其看到了劳动在创造财富和价值这样一个事实。

    劳动创造了财富和价值,仅此一点它就配得上“最光荣”、“最崇高”、“最伟大”、“最美丽”等叠加的敬辞,劳动者就可以赢得社会的尊重。而且不只是劳动者,世界上所有创造财富和价值的人都理应赢得足够的尊重。众所周知,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先后出现了劳动、创办实业、投资等三种创造财富和价值的方式,任何运用这三种方式增加社会财富增进公众福祉的人都同样伟大和光荣。有媒体评论认为,为了重塑“劳动最光荣”的共识,“必须让那些不劳动者有耻辱感”,此论实为对劳动之价值的一种误解,劳动只是创造财富的一种方式,推崇劳动者,并非一定要把其他创造财富者摆在与劳动者对立的位置。经验告诉我们,这种对立不仅于社会无益,反过来也一定会伤害劳动者。

    面对四个“最”的敬辞,劳动者又为什么感到“辛酸”和抱以“期待”?只要知道几个相关数据就明白了。根据有关专家的研究,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20年里,劳动力的价值增长了20倍,而资本的增值是2000倍。因此,当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开展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高达76.8%的受访者认为现在很难通过劳动致富时,当人们耳闻目睹很多家长用“将来没出息只能去种田或打工”来教育孩童时,又有什么值得诧异?

    包括劳动者在内的所有创造财富和价值的人都理应得到足够的尊重。但如何从这种“应然”走到“实然”,这是我们今天不吝使用最热烈的言辞赞美劳动者时最应该思考的关键问题。

    面对这一问题如何求解?不妨从劳动者当下之迫切所需入手。一个不言自明的道理是,社会地位不高、权利不充分、所得报酬过低的人很难得到周围群体的尊重。因此,增加一线劳动者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的比例,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解除一些劳动者在就业、迁徙中遭遇的不正常的束缚和限制,提升劳动者和资本博弈的能力等,当为劳动者热切期盼的紧急事项。而要完成这些事项,需要立法的跟进,更需要收入分配等一系列领域的深层次改革。

    一个让劳动者不断滋生挫败感的社会十分危险,它不仅无法稳定与和谐,而且一旦蔑视劳动和劳动者成为一种风气,投机和浮躁的心理必然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怎样确保劳动者收获光荣感,这显然不仅是一个与劳动者有关的问题。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