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朱令铊中毒案当年嫌疑人孙维,时隔七年再度上网发声:
“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于法”
日期:[2013年4月19日]  版次:[AA48]  版名:[网眼]  稿源:[南方都市报]   
 
<p>    孙维昨日突然在天涯论坛现身,发帖作诗称“笑骂由人”。网页截图</p>

    孙维昨日突然在天涯论坛现身,发帖作诗称“笑骂由人”。网页截图

<p>    中毒前的朱令。图片来源:凤凰网</p>

    中毒前的朱令。图片来源:凤凰网

    复旦大学投毒案发生后,朱令铊中毒案再次成为网络上关注的焦点。

    昨日,朱令曾经的宿舍同学孙维在天涯论坛发布了一个网帖,称“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于法。”这是继2005年底、2006年初孙维两次发布声明后,再次对自己的“嫌疑”澄清。清华大学化学系92级女生朱令,在1994年、1995年中两次被人投放剧毒物铊,该案至今未破。曾经被警方视为嫌疑人的孙维,尽管在1998年8月被警方解除了嫌疑,但多年来仍被网友认为是疑凶。

    曾两度发帖否认投毒

    昨日中午,孙维仍然用网名“孙维声明”在天涯社区发布了这篇《这么多年,和很多人一样,等待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她在帖子中说,“去去醉吟高卧,独唱何须和。笑骂由人。”在一位网友质疑她的回复中,孙维还评论说,“我恨,事情没有发生在今天,埋没了真相。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于法。”

    孙维是朱令在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92级的同班同学,两人曾住同一宿舍。警方介入朱令被投毒案后,孙维曾被警方调查和讯问。“孙维声明”曾在2005年12月30日和2006年1月13日在天涯社区发布两份澄清声明。根据《青年周末》2006年的报道,孙维父亲确认是孙维所发。

    根据“孙维声明”2005年12月30日发布在天涯社区的声明,1997年4月2日,她被北京市公安局14处带走讯问,警方称她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1998年8月,警方宣布解除对她的嫌疑,“他们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朱令中毒有关。”

    在2005年的声明中,孙维表示她并非能唯一接触铊的学生,清华对试剂管理也不严格,并且她与朱令没有不和,没有投毒动机。根据《新民周刊》2006年的报道,与朱令同宿舍的孙维因为课题能接触到铊盐,并且有医生介绍,当时北京能接触铊盐的仅200人左右。网友由此认为孙维具备获取铊的途径,同时因为和朱令同宿舍,也具备投毒的条件。

    孙维也回应了他爷爷为她向国家领导人求情的传言,孙维称1997年她爷爷已过世。根据维基百科,孙维的祖父是孙越崎,曾任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常委;堂伯父是孙孚凌,曾任北京市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

    在2006年的声明中,孙维称已委托家人于2006年1月9日向警方提交书面申请,要求重新侦查朱令被投毒案,“查明真相。”

    “发帖指南”再掀波澜

    然而,孙维的声明多年以来一直未解除网友们的怀疑。

    贝志诚去年11月发布的博文《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也称,“清华的铊盐只在研究生班一个课题组有过使用,而本科生中只有朱令一位同宿舍女生在这个课题组实习。尤其是朱令第二次中毒前,由于身体虚弱基本只能在宿舍和教室两点一线活动,吃饭和喝水都靠宿舍同学打来。嫌疑在哪很明显了。”

    贝志诚还说,警方介入后,朱令宿舍曾发生一起失窃案,“丢的居然主要是朱令所有的洗漱用品。后来警方在5月7日立案,再去搜查拉出嫌疑人的箱子,从边上滚出了朱令的水杯。”

    贝志诚是朱令的中学同学,在1995年医院无法查出朱令病因时,贝志诚和北大的同学通过中国当时罕有的互联网向国外医生求助,最后帮助确认为铊中毒并找到用染料普鲁士蓝解毒的方法,此事成为中国早期互联网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今年4月17日晚,贝志诚在自己的微博@一毛不拔大师中,还贴出了一份当年孙维在网上发布声明前给几位同学的“发帖指南”。在这份据称是黑客截取的邮件资料当中,发信人孙维详细指导同学如何从人品、社团状况、学校管理等方面,跟帖支持她将要在天涯社区发布的声明,并提出了“最好不要用自己家的电脑、IP”、“不要给朱家提供额外的信息”以及拒绝记者采访要求等注意事项。

    邮件中还附有一些回帖示范,如“证明孙维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朱令社交活动很多,除了社团活动,还有很少在宿舍,也很少参加班里活动”、“帮助朱令、为朱令募捐是好事,但没必要为增添效果胡编乱造”等。

    目前,这份“指南”已经被转发了两万五千多次,再次引发了不少对孙维的质疑。

    而针对孙维的“解除嫌疑”一说,贝志诚前日在接受腾讯微访谈时表示,警方从无解除嫌疑一说,官方理由只是证据不足。 南都记者 张书舟

    朱令现状

    生活无法自理心智仅六七岁

    朱令出事以来,她的家从没装修过。客厅放着氧气瓶,朱令父亲受访时,母亲仍在隔壁不停地忙碌:为女儿吸痰、喂药、擦身……让父亲心痛的是,当年的美丽少女已变成一个臃肿超重的40岁重度残疾人,生活无法自理,心智似乎仅六七岁。大多数时候,朱令总是安静地陷入冥想状态,每隔一段时间,母亲就会细心地为朱令擦去嘴边的涎水。

    被问及经济上是否有困难时,朱父说,只要朱令不住院,就没多大问题。前年住院花得比较多,就一个感冒住了十个月,花了五十多万,医保报了三十多万,其余二十万是自己承担的。

    朱父表示,“19年来,支撑我们的力量是:令令还活着。只要我们还有口气,我们就要让令令有质量有尊严地活着。希望通过加强锻炼,令令能慢慢好起来,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据《长江日报》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