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南都专访冰岛外交外贸部长:
中冰将联手开发北冰洋油气和北极航道
日期:[2013年4月17日]  版次:[AA24]  版名:[时局]  稿源:[南方都市报]   
 
<p>    斯卡费丁松。南都记者 吴瑶 摄</p>

    斯卡费丁松。南都记者 吴瑶 摄

    前日,中国与冰岛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是中国与欧洲国家签署的首个自贸协定。昨日出席中冰商贸论坛的冰岛外交外贸部长斯卡费丁松在演讲时直言,在中冰两国自贸协定谈判过程中,曾经遇到过很多困难,经过长期谈判,最终达成了目标,“自贸协定的签署不仅仅是两国多年谈判的结果,也建立在两国40年外交关系的良好基础之上。”

    斯卡费丁松说,“2008年冰岛出现金融危机时,中国站了出来,它对我们的支持非常重要,冰岛希望在未来回报这种帮助。同时,冰岛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欧洲国家,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冰岛都希望能够发展与深化两国关系。”

    中冰自贸协定签署之后,不仅仅当下可以实现在渔业、科技、地热等领域的合作,在海洋油气勘探开发、北极航道开发等潜在领域,中冰两国合作都将大有可为。昨日的论坛间隙,冰岛外交外贸部长斯卡费丁松接受了南都记者专访,对这些潜在的合作机会予以展望。

    南都:中冰自贸区建立之后,除了传统领域,中冰两国的经贸合作和交往将得到哪些方面的提升?

    斯卡费丁松:首先,自贸协定为增加两国人民的交往奠定了基础,因为贸易永远是文化交流的基石,我相信到对方国家旅游的人数也会越来越多。过去几年,中国到冰岛旅游的人数就翻了几番。

    另外,我非常愿意看到两国政府、企业的合作向油气资源开发研究的领域扩展,比如在冰岛北部海域的油气资源,那里的油气储量深度最多达到1000多米。我可以告诉你,已经有来自中国和冰岛的实力雄厚经验丰富的公司进行过一些交流,讨论合作可能。我们将尽自己所能,更关注这块充满潜力的领域,但它还不是传统的关注焦点,所以我们力争吸引更多的关注,希望借由自贸协定的签订获得成功。

    南都:近年来随着全球气温升高,北极冰面融化,开发北极航道再被提上日程,中冰两国在这方面可以做哪些事情?

    斯卡费丁松:我认为,开拓从欧洲到亚洲的新的北冰洋航道不是梦,也不是幻想。北冰洋冰层融化,亚洲和欧洲通航距离可以减少30%,时间和经济成本的减少可以可到40%。北极航道将连接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之一的中国,和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之一冰岛。去年,中国的“雪龙”号破冰船穿越了北冰洋,在冰岛停靠过,这是非常成功的尝试。利用北极航道意味着中国以后可以更多地通行国际水域。

    我们重视这个航道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冰岛可以成为北极航道的一个自然终点,这就需要有码头设施和相应的救生设备。我们希望冰岛在将来能够成为北极航道的一个重要港口,这是一件长远的事情。当然,我们从中国学习到的是,做好长远规划,当时机成熟时,你也准备好了。

    南都:油气资源和北极航道的合作都非常重要,但是也有评论担忧,中国会到北冰洋“掠夺”资源,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斯卡费丁松:中国必须意识到自己在经济方面的表现非常出色,并且具有强大的经济推动力,在本世纪内它将扮演主导者角色,因此,它的发展很自然会给其他国家带来一些恐惧。但是以中国和冰岛合作的案例来说,中国距离冰岛还很遥远,而且中国向来与冰岛保持了相互尊重,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实力不会演变成具有“攻击性”的力量。

    南都:所以您认为相互尊重是两国合作的基础?

    斯卡费丁松:绝对的,你们的政治制度和社会文化与冰岛的非常不同,但我们非常尊重这种不同,就像你们也会很尊重我们国家的制度和文化一样。相互尊重和信任意味着,你的朋友在你遇到困难能够帮你一把。2008年,因为雷曼兄弟破产和全球经济衰退,冰岛经历了系统性衰退的非常困难的时期。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中国向冰岛展示了可贵的友谊,跟我们签署了一些合作协议,这对我们来说具有莫大的价值。比如,两国央行签署过货币互换协议,支持冰岛经济复苏。

    南都记者 吴瑶 发自北京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事务:梁香禄  版权事务:蒋丹青 李英雨  电话:020-87366335/87366035